教育是希望工程
 
 
  非常感恩各位老師們,前來參加靜思語教學研習營的第一天,即改變原來的課程,自願投入桃芝颱風災後救難的行列。人生遇到災難時,才會發覺人性之美,知道生命的價值,而體會到人生無常、國土危脆。看到你們投入災區為災民清掃、鏟出災民家中泥土的照片,每個人全身都濕透了,也不知道是汗水還是泥水,實在非常感人。

投入災區的清理工作

  老師們平常拿的是粉筆、鋼筆或毛筆,輕輕的就能拿起,一定不曾想過有朝一日要拿鏟子鏟土。但是如果沒有老師們發心拿鏟子,一鏟一鏟地把土鏟出去,不知道災民們這幾天要在何處安身?所以,非常感恩老師們的付出。慈濟醫院裡的同仁也是一樣。這幾天,我正好要找骨髓資料庫的副主任,後來聽說他到災區,直到昨天才回到研究室。我心想:週日,他為什麼要去研究室?
  後來問他:「聽說這三天你都在災區服務,很辛苦,星期天怎麼不休息一下?」他說:「今天沒去災區,不是想要休息,而是這幾天去災區都是穿雨鞋,天氣又很熱,腳悶在雨鞋裡,熱得起水泡又很痛;想到這幾天不在醫院,研究室裡還有很多事情要辦,就趕緊利用今天到研究室處理。」我聽了很感動,也很感恩。
  其實,不只是這位副主任,醫院裡還有幾位主任、主治醫師、藥師及檢驗室、開刀房,復健室等各科室裡的所有同仁們,都利用假日一起投入了救災工作。他們早上六點多就在大廳集合,整隊要出發了。所以,星期日有將近五百人到災區清掃,這所有的種種,要我不說感恩,真的很困難。

為了救人勇往直前

  桃芝颱風侵襲臺灣以來,不只是東部嚴重受創,西部的南投縣、台中縣等地也是災情嚴重。我們的志工到豐濱救災,聽當地人說,颱風過境豐濱時,雨量不大風卻很大,所以大多數的災情都是屋頂被掀掉或屋子被吹倒。西部災情最嚴重的是南投縣,那幾天,大林醫院的同仁們都投入救災、義診。
  由於那些地方有土石流,所以我每天都很擔心,也很掛心。擔心的是,被困的地方受災受難,物資送不到、消息不通,不知道他們的情況到底怎麼樣了;掛心的是,慈濟志工菩薩們常不顧自身的安危,為了救災,很有衝勁、很有冒險精神地勇往直前。雖然我每天都打電話跟他們聯絡,瞭解狀況,但他們怕我擔心,只是避重就輕地敘述,所遇到的危險都不敢說。
  這次的災難有很多悲淒離合,老師們進入災區時,應該都感受到了。災區裡一片凌亂,聽一位老師說,還沒有開始工作,塵土就跑到眼睛裡去了;剛才提到腳起水泡的骨髓資料庫副主任也是這樣。他說,第一天剛開始工作不久,就覺得自己不行了,身體一直虛脫下來,最重要的原因是缺水,又一直流汗,當時他知道應該趕快找個地方坐下來或躺一下,後來看到一塊石頭,就往石頭上一坐,沒想到被燙得跳起來,接著又看到一張床墊,他想躺在那裡,不料仔細一看,上面卻沾滿了乾硬的糞便,最後實在沒有辦法了,他想總比燙石頭好,就躺下去了,馬上就有人給他補充水分。
  我問他:「你第一天就這樣了,第二天怎麼還去?」他說:「習慣了就好,只是腳起水泡,好痛!」
  所以,這是可以訓練的。我也聽到有位常住志工,很感恩這麼多年來在醫院裡做推病床的工作。她說,那天她在鳳林榮民醫院幫助家屬認屍時,有位家屬一看到親人的慘狀,激動得當場昏倒,雖然同行的還有一位先生,但因為一下子措手不及,也不知道怎麼辦?這位志工趕緊先讓昏倒的人躺平,再把推床推過來,將她抱到推床上,然後趕快推去急診,她說自己推床的速度,比那位先生跑得還快。從這些例子看來,平常的訓練也是很重要的。老師們那一天應該付出得很辛苦,不過卻也是永生難忘的。

社會的希望在教育

  我常說,我們要努力淨化人心,尤其是淨化青少年的心靈。早上,慈青上台做心得報告,他們已經在花蓮帶第三個梯次的青少年營了;連續帶三梯,是很辛苦的事,但是他們心中滿懷感恩和歡喜,能有這樣的機會鍛鍊自己的身心,尤其當看到來參與研習營的青少年,從調皮、不懂事,到很有規矩,他們就覺得很安慰。
  雖然這麼忙,他們還體貼地說:「師公請放心,我們會將營隊帶得很好,每一梯次都會很圓滿的讓他們回家。」
  看看他們的行誼,讓人對社會的未來充滿希望。反觀新聞報導中,在北部有一家汽車旅館,警察去臨檢時,看到三男三女十六、七歲的青少年,在房間裡吃快樂丸,他們的頭髮都染得五顏六色,心理及行為怎麼會是這樣呢?真令人心疼啊!
  老師們,十六、七歲的青少年,按理說應該是讀初中或高中的孩子,但是他們到底有沒有在讀書?他們的老師平時是怎麼教的呢?那裡面有沒有你們的學生呢?他們的父母,面對孩子到旅館吃快樂丸的行為,是怎麼看待的呢?相較之下,我們的慈青對社會就具有很深的責任感及使命感,他們將能為社會的未來帶來希望。所以我常說,社會的希望在孩子、在教育,而教育的希望在老師。

用老師心和菩薩心關懷

  慈濟教師聯誼會已經將屆十年,人數已近兩萬人。十年來,我一直將希望寄託在老師身上,因為老師面對的是學生。期待老師能把自己的孩子當成一般眾生,用菩薩心,很有智慧的交給其他的老師教育,自己則用父母心面對別人的孩子,向家長負起責任,教導他們的孩子懂理、懂人事、懂禮義、懂得怎樣生活,這是老師的責任。
  有人會說,我把自己的孩子教好就好,如果還要調教別人的孩子,太辛苦了!但他沒有想到,我們都是共同體,即使自己的孩子教育得好,但整個社會的教育系統破壞了,青少年沒有真正接受到好的教育,那麼社會一亂起來,真正的受害者將會是自己的孩子。所以,我們應該要用父母心看待自己的學生,還要給學生的家長好的影響。
  我常聽到我們的種子老師就能做到這樣,曾經有一位老師在實施靜思語教學後,讓一個面臨破碎的家庭破鏡重圓,因為孩子在好老師的教導下產生了智慧,能及時對父母說出簡單的靜思語,終而喚醒了父母。
  聽說當時父母親聽到孩子說出的靜思語,非常震憾,好像被電到一樣,還問孩子是怎麼學來的?孩子就把老師教的告訴父母了。還有一些更有責任感的老師,看到學生的行為有一點怪異或失常時,就會追蹤這個孩子的生活狀況,瞭解他的父母的情形,並探討他的家庭背景,然後想辦法去輔導,像這種被老師輔導後破鏡重圓的家庭也不少。
  但是,老師們剛才演的短劇中,那位飾演司機的,一聽到乘客是老師,就說他一輩子最恨老師。你看!老師做到這樣讓人恨的程度,實在很可悲。因為他讀書時,老師是用打罵的方式教導,現在他孩子的老師也是這樣,差不了多少。問題出在哪裡?就是沒有真的愛心,缺少對學生的那分關懷,所以不只引不起學生的感恩心,反而還產生了瞋恨心。
  以前的人雖然很氣老師,也不敢報復;但現在就不是了,不僅學生會和老師對立,連家長也動不動就會跟老師算帳。此風不可長,但是應該怎麼做呢?

教育是希望工程

  我們要改變教育的思惟,要用父母心、菩薩心好好的用愛來教育,因為每位父母的希望都在孩子,而孩子的將來全在教育,所以我們應注重教育,把孩子教育好之後,他們將來就是社會的良才。
  因此,教育叫做希望工程,不是九二一震災後的災區重建學校才是希望工程,真正的希望工程是一生一世,要長期繼續下去,用長遠的心,好好用心於孩子們的身上,讓孩子們有好老師不斷地接棒,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大學,一棒一棒地接下去,使孩子們的心靈工程能真正的落實,將來能在社會上做有用的棟梁,這就是我最大的期待。
  總之,老師們要有共同的理念,用愛心來教育,用菩薩心來看待普天下的眾生。眾生的苦難、災難,都是由心靈所造成的,希望大家能發心一起來淨化人心,就從你的學生及家長開始,從家庭做起,我想整個社會就容易淨化。你我都要有這樣的使命感,來為普天下的眾生造福、淨化。
(節錄自二○○一年八月靜思語教學研習營圓緣上人對教師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