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之源
 
 
  剛才聽老師們的心得分享,有的人說得很歡喜,也有人相當委屈;當老師確實很辛苦。每次一有機會,我就會對家長說,父母的希望在孩子身上,孩子的希望在教育,而教育的責任不全在於老師,家長應該要負起一半的責任。現在的父母對孩子不光是愛,而且是太寵愛,容易把孩子寵壞了。
  現在臺灣的孩子都太好命了,因此不知天高地厚,都以為父母所給的是應該的,我要什麼,就要給我什麼,如果不及時給我,就是父母的錯。他們也會對老師說:「你不能懲罰我,我爸爸、媽媽都不敢罵我,你憑什麼罵我?」像剛才那位老師說的,我真為他叫屈。其實,父母應該教孩子尊師重道,老師要教學生懂得孝道,教育才能真正上軌道。

誤導的學習

  今年初以來,我就一直擔心青少年的問題,昨天又在報紙上看到一篇報導,更讓人感到青少年的問題真的非常嚴重,而且很令人擔心。
  那件事發生在美國,是一個九歲的孩子,他到一位女童的家裡,一進去就拿刀殺她,一連殺了二十五刀。事情發生後,法官不知道怎麼處理,因為他才九歲,既不能關,也不能判刑,後來只好送到少年觀護所,但是年紀這麼小,還是覺得不妥,最後只好由他的父母帶回去好好管教。
  為什麼小小年紀竟懂得殺人呢?其實是媒體誤導人心。孩子們現在的教育不只是在學校學習而已,反而是在媒體上吸收得更深。媒體上有很多暴力鏡頭,大部份的光碟片或電子網路等等,也都有偏差的訊息,孩子們還沒有判別善惡的能力,因此學到偏差而令人扼脕的行為。
  我們要用什麼方法來教育呢?學生如果犯錯要如何導正?我想現在的導正方法不一定是要用硬的,我們可以教他反思,生活在現在的時代,有時候不去想些好方法,很難導正孩子偏差的行為,所以我們要用一點心思,要讓孩子知道天災或人禍是可以避免的,我們也要讓孩子知道,他們的生活是很幸福的。

天災人禍

  去年過年之後,我一直在擔心無常和國土危脆,果然去年一年在普天之下,發生了很多災難,相信今天謝景貴專員已經跟大家報告過了,他在去年之中,應該可以說整年的時間都在外面,他每去一個地方,我就提心吊膽,不論是宏都拉斯、哥倫比亞,或是多明尼加,還有科索沃、土耳其,都是災情非常嚴重的地方,所以我都非常擔心。
  其實,不只謝專員走過,還有許多國家的慈濟人也去過,只要哪裡有災情,那裡就有慈濟人去關懷,慈濟人都是就地付出。有的國家沒有慈濟人,我就會從地圖上去尋找有慈濟人的地方,看看距離災區比較鄰近的,就會請他們幫忙去勘災。
  所以,去年一年的時間裡,慈濟世界就有很多的題材,可以作為老師們教導孩子的教材。你們也可以從時代的見證、慈濟的歷史中去尋找,譬如說,可以尋找更早期的,像衣索比亞,有照片,也有文字說明,年月日等,我們可以拿錄影帶給孩子們看,幫助他們,讓他們和自己的生活作比較。

衣索比亞

  有一天,我在看衣索比亞的紀錄片,這是慈濟走過的路,慈濟曾援助過他們。
  在那裡,女人從小就要把嘴唇割開,然後就一直撐開著,等到盛典時,再用圓圈把嘴唇撐開,然後讓它垂動著,他們覺得這是最美的,那裡的美人都是這樣;也有從小就把耳垂割開,然後一直拉,直到拉出一個很大的洞,最後也是用一個東西撐著,動的時候就會搖擺,這就是他們貴族的生活。
  事實上他們的生活還很原始,沒有衣服穿,孩子們都全身裸體,連大人也一樣。天氣冷了,怎麼辦呢?他們都有蓄養牛、豬,因此多數人就把牛油、豬油擦在身上,再用細沙土往身上拍,讓身體黏附一層土,就以這樣的方式禦寒。
  他們的生活衛生條件很差,整個頭臉都是蒼蠅,當他們要找食物時,就從一種樹的裡面找出東西來吃。那裡的女人也很可憐,我們從錄影帶裡看到她們蹲在那裡好像在洗衣服,其實,她們是在搓樹脂,這就是他們生活的環境。
  我們看到他們是在這樣的環境下生活,於是就幫他們建了二十二所醫療所,和三所醫療中心;此外,也幫他們鑿井,並且從山上接管子下來興建水塔,改善他們飲水的水質。
  想想看,同樣是人類,他們和我們生活在同一個地球上,呼吸同樣的空氣,我們對自己的環境還不滿足嗎?老師們,這可以做教材,慈濟世界裡有很多這樣的教材,任由老師們去探討,你們可以用這些教材讓孩子們知道地球上有很多可憐的人,不是每一個人都很好命。你們可以教育孩子們,問他們怕不怕過這樣的生活,怕的話就可以教他們因果的觀念,教他們怎麼為自己多造福。福從哪裡來?要用愛心去多付出。

發願做人師

  三十多年來,慈濟累積很多豐富的資料,從慈善開始到醫療、教育、文化,在在都可以做為老師教學的題材。這就像種子和土地一樣,如果有土地、有種子,卻沒有農夫,這也是沒辦法的,所以希望老師們都是耕耘福田的種子老師。
  臺灣有很多老師是為教育志業而選擇當老師,我們要為教育而生活,不要為生活而教育。各位老師都很幸福,住在臺灣這麼安樂的環境中,幾十年來都沒有吃過苦,還能受到很好的教育,和衣索比亞相較,他們連生活都談不上,哪有機會受教育呢?所以你們應該要回饋,如今你們選擇了教育志業就是一種回饋,也叫做發願。
  能夠立志當老師,期待教好下一代的子弟,這都是發好願,我們要發願當好老師,不只是當「經師」,更要做「人師」,因為真正的好老師,才能把心胸打開。
  老師們教的學生,不可能全都像綿羊,難免會碰到像牛一般的學生,你們是要教「牛」還是教「綿羊」?其實應該發願教牛,綿羊雖然很乖,但牛比較能服務人群,我們只要好好愛護他、教好他,他就會回過頭來為人類服務。

親子之情

  大林醫院林副院長說,醫院啟用後有中西醫,將來中醫要為產婦做月子。我就要他請中醫師研究「母親要如何飲食才會有母乳」;因為以前的女人生孩子後,奶水都很充足,但現在我推動餵孩子喝母乳的理念時,一些年輕人卻對我說:「我想餵母乳,可是沒有奶水。」原來現代人的體質改變了,不是不餵,而是沒有奶水。所以,我希望中醫師能研究出刺激母乳分泌的飲食,讓親子的感情更貼切。
  現在的孩子為什麼不聽父母的話,第一,因為沒有喝到母乳。媽媽很少抱幼兒在胸前餵奶,孩子很少享受到貼切的母愛。再者就是女人沒有將母愛的光輝發揮出來,現在都是生完之後,母子分房,孩子放在育嬰室,媽媽在病房調養,時間到了才去看看孩子,就這樣而已。幾天後抱回家,也是一張小床孩子自己睡,尤其很多職業婦女,寧願去上班再雇人照顧孩子,所以親情都沒有了。
  我覺得教育要從根本開始,從貼切的親子之情開始,就是要餵母奶。所以現在我們的醫院,尤其在大林,已經開始實施母子同房。孩子生下來,就要在媽媽身邊,由媽媽自己照顧,我們希望讓人性回歸到貼切的人性。

師生之情

  我期待從孩子出生到青少年時期,能將他們的本性喚回,讓親子之間的橋樑搭起來。如果家庭間的親子關係不密切,那麼要改善社會的教育是很難的;所以我一直期待能雙管齊下,一方面呼籲建立親子之情,另一方面建立師生之情。這就像我也希望建立醫病間的感情一樣,如果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沒有建立好,心態就會偏差。
  我看過大愛電視台錄製的「我怎麼上這一課」及「春風化雨」節目,看到幾位老師和學生的感情都很好,老師都很用心的用一些可愛又活潑的方式來鼓勵學生,例如答對靜思語的,老師就以虛擬的方式在學生的額頭上貼一張貼紙,很創新,孩子們都很喜歡,老師和學生之間就會很貼心。
  老師們,你們對學生不要灰心,要多想想下功夫的方法,讓學生的感情進入你的生命,能這樣,這一生學生就不會忘了你,你也不會忘記他。在人生道上,你絕對不會孤單,就如前人所說的「桃李滿天下」;因此,師生之情絕對不比親子之情差,端看你怎麼去做。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為什麼以前的人會這麼說?因為以前的人心很純樸,老師很盡心地教學生,學生也很純樸地接受老師的教育;老師很盡心的傳道,這分感情,讓學生都很尊重老師。

盡本分

  「做老師」是很神聖的工作,所以我們要守好自己的本分。靜思語不是有一句「盡多少本分,就得多少本事」嗎?我從來都不求自己將來要怎麼樣,只是盡好自己的本分而已。
  昨天我從慈濟醫院回來時,有人拿一份聯合晚報給我,要我看頭條新聞,我心裡想:他為何拿晚報給我呢?仔細一看,原來是報導美國牛津大學編的地理教科書,裡面有一篇「大愛無國界」的文章。
  其實,半個月前我就拿到這本教科書了,但因為看不懂英文,書又很厚,因此心裡只覺得奇怪,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照片會被放在書上。後來經由姚居士翻譯給我聽,我才知道。其實,我不覺得自己有那麼好,該感恩的是全球有這麼多的慈濟人,是他們盡心盡力在推動慈濟啊!
  半個月來,我只是將書放在一邊,心中不覺得怎麼樣,但書中也把慈濟的精神、理念放進去,讓我很感動,心想:讓外國人知道我們臺灣具有愛心的人很多、愛心很濃厚也很好,讓大家明白臺灣不像他們以前所說的貪婪之島,而是有一股清流的大愛之島。現在提出這件事來說,只是想讓老師明白,我們只要盡本分,就可以得本事。

期待

  很多人都說現在是新的世紀,其實還沒有,現在是兩千年而已。只是我們覺得自己很幸運,再過三百多天,就可以跨過兩千年,邁向三千年的開始,因此我們可以說是朝向三千年的人生,我期待在新世紀裡,災區的學生就有完整的學校可以上課。
  在這個二十世紀末,我所擔心的是青少年問題,所要努力的是希望工程。我真的不忍心看到孩子們在惡劣的環境中不能定心學習,而荒廢學業。想想看,小學的學業荒廢一年、二年、三年,這些孩子將來是不是會被列入「放牛班」呢?如果是國中生,荒廢一年、二年,他怎麼考得上高中?假如是高中生荒廢一年、二年,又怎麼能考得進大學?
  九二一震災後,學校殘破不全,無法讓學生有齊全的教育環境,在這麼簡陋的教室裡,老師大都無法安心來教學生,學生也無法安心來接受教育。我們現在給他們的,多數都是簡易的教室,這種教室只是薄薄的鐵皮,冬天很冷,夏天卻又熱得像烤箱一樣,遇到下雨的天氣,沙沙的雨聲很大,怎麼上課?老師們在這種環境實在無法專心教學,學生也無法專心接受教育。
  我很擔心孩子的學業如果荒廢了,以後要將他們躁動不安的心拉回來,一定會很困難,所以就自不量力地承擔了這麼多學校的復建工程,期待能帶動社會、帶動教育界,一起趕快復建學校。

同事度

  各位老師都聽過我對自己的三求,其中一求就是不怕責任重,只求增加力量。九二一震災後,我的負擔很重,真的很疲憊,而且我們在花蓮也有七所學校在動工,包括幼稚園、小學、中學、高中、大學、生命科學院和人文學院等,但是我知道再累也要將大家的力量匯集起來做,這樣可以減少青少年的問題,因此我認養了四十五所學校的硬體工程(現在已認養五十多所),期待你們能認養軟體。
  今天在這裡的各位老師,希望你們就是明天的種子老師,能到我們認養的學校去做靜思語教學的心得分享,用老師心、菩薩心和媽媽的心去教那些孩子,也帶動那裡的老師趕快提起精神,彌補孩子在九二一後所荒廢的學業。因為你們是老師,和老師比較容易溝通,這是「同事度」,你們去與他們分享心得、分享教孩子的方法,這就是「軟體教育」。

美化人生

  希望從現在開始,你們右肩要挑起佛教的精神,左肩要挑起慈濟的形象,胸前要掛著自己的氣質,未來社會的希望是老師的使命,期待你們從現在開始能用心將精神落實在形象上。既是慈濟人,就要梳「慈濟頭」,隨時整頓好自己的儀容,美化自己,這樣才能美化人生。
  社會為什麼會這麼混亂?而且常會有人作怪呢?看看孩子們的穿著就知道了,什麼「洞洞裝、邋遢裝、乞丐裝」都有,這就表示孩子的內心已經不安定了。老師們要教學生穿得整齊之前,一定要先以身作則;如果教師聯誼會老師們的班級都能表現出乾乾淨淨、整整齊齊的形態,這樣就是成功的基礎教育。
  慈濟人都懂得自我美化,並且內心都存有「誠正信實」四個字,以誠正信實投入社會,表達出來的就是慈悲喜捨。慈濟的四大志業,不能少了這內心的四個字。我們以誠正信實開始從事慈善工作,同樣的以誠正信實來籌畫醫療志業,連教育和文化也是用誠正信實,全心全力地投入,所以慈濟才會有很多感人的真實故事。
  這些故事都是很動人的、活生生的人生劇本,如果老師們再投入做志工,包括醫療志工和社區志工,那麼在這種人生劇場上,你就不是一個只看戲劇的觀眾,而是能在人生劇場裡參與互動的人了,歡迎老師們多回來體會,啟動自己內心的誠正信實。

簡單就是道理

  有一位教授說,希望工程是千年的智慧,聽起來很艱鉅,其實道理很簡單。我們常常說「簡單就是道理,單純就是美」。只要無私無求,就能很簡單地想到未來該存在的是什麼。
  這就像咖啡雖然好喝,但卻不如一杯清水水來得較清涼自在。我常說,清水之愛最好,清水之愛就是很單純的感情,這也是最深的道理。所以一切都要用心,只要能多用心,就可以發現很多的道理。
  老師們知道大林醫院裡「佛陀問病圖」是用什麼材質畫的嗎?這裡面就是有很深的道理在。這幅畫是用北朝鮮天然的石頭和沙作畫的;這種畫可以用水沖洗,在攝氏零下四十度到攝氏六十度都不受影響,還能耐冰雹。我們站在遠遠的地方看,只知道畫圖的人很會畫,但他到底怎麼畫,我們就不清楚了。道理就和這幅畫是一樣的,就是用這麼簡單,這麼自然的東西,就能做成最美的作品。
  千言萬語,一切都在不言中,總之,慈濟世界裡有很豐富的資料,可以提供老師們作為教材,這些教材都是很動人的、活生生的人生劇本,歡迎各位老師回來體會。但願我們同心、同志願,為未來的二十一世紀鋪路,現在就要趕快鋪,當鋪到二十一世紀時,我們的成果就展現出來了,這是我們的期待,期待二十一世紀有最清新的教育!
  祝福各位老師福慧雙修,祝福你們!

  (節錄自八十九年二月上人對教師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