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愛淨化地球
 
 
  我常說「人生無不是修行時」,有人覺得修行是很深奧的事,因此很怕修行的生活;也有人聽到「修行」兩個字,就覺得離世間很遠。其實,修行離不開人間,離不開生活,修行者和一般人是一樣的。

修行離不開生活

  有件有趣的事情──
  有一次我在慈濟部開會時,一位委員送來自己做的冰淇淋,她把冰淇淋做得很精緻,好意地端到我的面前。平常我是不吃冰淇淋的,因為我認為那是年輕人的食品;當時我們好幾位圍坐在一起談事情,眼看它一直溶化,覺得不吃掉很不惜福,所以就吃了。
  在吃的時候,慈濟部的門外有位小男孩正好奇地探頭觀看,我看到這孩子很可愛,也覺得很有緣,就問:「那是誰的孩子?請他進來。」一位志工就去把他帶到我的面前。志工告訴我:「這個孩子說要偷看證嚴法師。」我就把他拉近一點,說:「不用偷看,你可以大方地看清楚。」志工說:「他說,他偷看得很歡喜,還說:『證嚴法師也會吃冰淇淋呀!』」
  修行能吃冰淇淋嗎?這個孩子以為修行的出家人不會吃冰淇淋,尤其是證嚴法師應該不會吃冰淇淋,可見許多人都把修行看得離人間的生活很遠了。

小志工

  有人說,要有很好的家庭才能教出好孩子,但是我看這孩子,他的家庭應該是很普通。幾天前,我曾聽志工分享這個孩子的故事。志工說,有位十一歲的孩子非常懂事,他的家庭清寒,阿公、阿嬤都在住院──阿公是中風,阿嬤有癌症,都病得不輕;這個孩子就在同一個病房裡,照顧兩位病人。
  他除了每天用心照顧外,還時常很貼心地依偎在阿公、阿嬤身邊;餵他們吃飯時,動作很溫柔,也很貼心地為老人家擦洗身子。做完了,他就和志工們去其他病房幫助別人;別人說要做什麼,他就會去幫忙。
  那天在慈濟部,我問他:「幾天前,我聽師姑分享一位十一歲的孩子會當志工,是不是你?」他說:「我也不知道,不過平常我在照顧阿公、阿嬤後,有空就會去幫助別人,那樣是不是做志工?」我說:「對!這叫做小志工,你好乖喔!」
  他的手上拿著一疊相片,我就接過來看,看到每張照片都好溫馨,其中有一張照片,是他和阿嬤睡在同一張病床上,我看到他的手握住阿嬤的手,握得很緊,感覺很親密,現在已經很少看得到這種祖孫親密的情景了。
  我問他:「你好乖,這些相片是不是要送給我?」他說:「是。」我要收下來時,看到他的表情有點不捨,又問:「你真的要送給我嗎?」他說:「那是他們送給我的。」我說:「那就是你要囉?」他沉默不語。我說:「那麼,你先送給我,我再請他們加洗送給你,算是我送給你的喔!」
  一會兒,委員端冰淇淋出來,我就請他吃冰淇淋,他很開心地把冰淇淋拿到一邊去吃,吃完要離開時,還很有禮貌地跟我揮揮手。
  但是,再過了一會兒,他又進來了,我問:「什麼事啊?」他說:「我忘了跟師公說:『感謝您請我吃冰淇淋』。」老師們,這真是一個很可愛的好孩子。我問他:「怎麼只有你在照顧阿公和阿嬤?家裡還有誰?」他說:「還有哥哥、姊姊。」我問:「哥哥、姊姊有沒有來照顧?」他說:「沒有。」我再問:「為什麼只有你來照顧?」他說:「我不知道,他們要我照顧,我就來照顧。」瞧!心地多單純。
  這個孩子住在純樸的鄉下,家庭很簡單、很平凡,而且是清寒的家庭,父母親都在做工,但是他卻這麼乖,平常還會幫阿公、阿嬤按摩,也會幫阿公復健。

靜思語教學推展海外

  孩子要用什麼方法教育才會乖巧呢?我覺得簡單、單純,就是好的教育。我們的希望在孩子、在教育,如果老師們能用心地教育每一個孩子,就能讓我們的社會更有希望。就如我們靜思語教學的種子老師一樣,以志業的精神和使命感在教育,很用心地將靜思語落實在孩子的生活中,而且不只在台灣推動靜思語教學,也推展到國外,不論是西方的國家、東南亞的國家或是澳洲,他們都去推展;今年也去大陸和他們做教育文化交流,來來回回的,總共有好幾梯次。
  行萬里路,勝讀萬卷書,我實在很羨慕你們,不過,老師在分享時,我也好像跟著他們到那所學校了。
  這一次,慈濟大學的學生和海外的慈青也一起去了,感恩老師們的陪伴和教導,讓他們的感受很多,尤其是能「知福」了。他們在北大的時候,彼此互動得很歡喜;北大的學生很自豪地對他們說:「我帶你們去參觀我們的宿舍。」
  慈大的孩子看他們說得很有信心、很自豪,認為他們的宿舍應該是很好的,後來才發現,一個房間睡八至十個人,床上堆了很多書和他們的東西。慈大的學生問他們:「你們怎麼睡覺?」這一問,讓他們感覺很奇怪,覺得怎麼會問我們怎麼睡?那些孩子說:「側著睡。」好像這是很自然的事,我們的孩子聽了很震撼,因為在台灣,慈濟大學的宿舍是一間十幾坪,只有四個孩子共住。
  慈大的孩子回來後說:「我們已擁有這麼多,還在求,常覺得欠這個、少那樣,一直要求給得太少。」我就問他們:「現在呢?」他們說:「太多了!」所以,有的時候要讓他們去看看人家簡單、踏實、很用功的生活。
  慈濟在大陸已援建將近三十幾所學校,井陘中學是其中之一。我們的孩子回來後對我說:「我們何德何能,才一到學校,就受到盛大的歡迎,如果不是慈濟早已在那裡烙下愛的腳印,人家憑什麼那麼歡迎我們?」對!這就是緣。但大家可知,我們付出很多的心血。

用愛鋪路

  如一九九一年,大陸華中、華東發生洪澇,我們第一次呼籲幫助大陸災民,從那一年開始慈濟就受到反彈,許多台灣人士很不能諒解。那一段時間,慈濟人很可憐,假如穿上慈濟服裝想坐計程車,不論是穿「八正道」或旗袍,計程車司機都不讓他們坐;有時上車後又會被趕下車,司機說:「我不載你們這種人。」
  有一次,高信疆先生坐計程車,他是一位作家,司機問他要到哪裡,他說要到慈濟的台北分會,不料已經開了一段路的車子,竟停了下來,司機對高先生說:「你下車,我不要載你們這種和慈濟有關係的人。」
  那段時間,經常發生這樣的事,甚至有人打電話恐嚇:「假如你們還要去大陸救災,我們就會去拉白布條抗議!」那個時候我好掙扎、好辛苦,壓力非常大,一顆心直想到那邊苦難的災民──他們無家可歸,天氣又已進入寒冷的冬天,偏偏那一年又非常冷,都是零下的溫度,實在會凍死人、餓死人,讓人很不忍心啊!
  後來我想到,假如我的心受到影響,放棄大陸救災,將不知要凍死、餓死多少人;又想起地藏菩薩的「地獄未空,誓不成佛」,及釋迦牟尼佛曾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等,就很快地想到你們剛才在唱的「普天三無」,那就是我當時說的話。我明白,那邊受苦難的災民,我應該要愛他們,這邊反彈的人,我也要愛、要包容、要原諒他們,所以,在雙重的,不知道要提哪一邊才對時,就決定不如兩邊都提起,並將兩邊的煩惱都放下。
  總之,從一九九一年到現在,我們先把愛的橋梁鋪過去了,如今已有了回響。因為我們做到了我常說的「普救天下,不分國界,不分種族、沒有敵我的慈悲」等,以真誠的心、大愛的教育,感動了他們。儘管一路走來很辛苦,而今兩岸真的已能交流了。所以,我們一定要尊重生命,要讓大愛無國界。

災難來自人心

  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間叫做娑婆世界,也就是堪忍的世界,就是要我們堪得忍耐,才能在這個世界生活下去,也就表示這個世界有很多的苦難,很多的無常。
  就以國土危脆來說,一九九九年台灣發生的九二一大地震,幾秒鐘的晃動,就讓很多家園、親人,在瞬息間毀掉了。又如最近義大利發生火山爆發,岩漿不斷地噴出,情況很危急;菲律賓在之前也才發生火山爆發,而今又再度爆發了,這些都不禁令人慨嘆:世間的苦難真的很多。
  此外,還有颶風、水災等,連日來我不斷地接到國際求援的訊息,無不是反應了國土危脆。
  印度也是一樣,內部不斷地互相鬥爭、殘殺,造成很大的災難;十一年來,光是抗爭就很多,一抗爭就與警察對立,每天都有人傷亡,看到的報導真是怵目驚心。還有泰國的愛滋病,也傳染得很普遍,聽了很令人擔心。
  我還曾看過一篇文章的報導,在這個小小的地球上,已經有幾萬顆核子彈,看了不禁令人憂心;記得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前,日本的廣島和長崎,在受到兩顆小小的原子彈後,所造成的巨大損害,就一直延續到現在,仍有原子塵飄浮在空中危害著人類,而這全是人心所造成的。所以,會有天災,多半是來自人禍。

真誠的愛付出無所求

  如何才能讓人間平安呢?除了愛,沒有其他的方法,所以我們不宜存有對立的想法和形態,何況你我的祖先都是從大陸來的。看看最近骨髓資料庫的配對率,大陸和臺灣配對到的就很多,也就是在台灣配對到的骨髓,救了大陸當地的許多人,九月中旬,他們將要辦理「相見歡」。
  這次的相見歡,大陸中央非常重視,最主要的原因是他們也想要建立一個骨髓資料庫,我也一直期待他們能趕快建立,因為他們有十幾億的人口,我們才兩千多萬人而已,我們哪有辦法供應這麼多人口的骨髓呢?尤其他們現在是一胎化,多數家庭只生一個小孩,孩子都是他們家裡的小太陽,萬一孩子生病了,家裡又沒有兄弟姊妹,無法獲得配對的機會,真的會很可憐;因此,我們很期待他們趕快建立起骨髓資料庫。
  這一次相見歡,我們很樂意去作見證,讓他們看一看捐髓者的身體還是這麼好,明白救人一命無損己身,這是活生生的見證,能讓他們獲得理解。所以九月中旬的骨髓相見歡,是一件很隆重的事,他們要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也要做電視的直接轉播,我們的大愛台也會去。
  這些成果都是十幾年來,我們用誠懇的愛,真誠而無所求的去付出的,所期待的只是普天之下能無災無難;要天下無災難,就不要有衝突、對立。更重要的,就是要把這分真誠的愛,普遍到世界各個角落。

單純簡單就美好

  老師們從事教育,都要有這分使命感。如果每個人都能守好自己的崗位,社會的秩序就不會亂。譬如我是出家人,就要守好出家人修行的本分;因此,有人說證嚴法師排斥政治,但我說不是排斥,因為我要守好本分。
  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我認真做好宗教士,就很單純,所以我常常說「單純就美,簡單最好」。我只要求單純、簡單,憑著自己真誠的心來付出,真誠的愛來做事,這樣就已經夠我忙的了。感恩三十多年來,有這麼多人願意跟著我付出,願意比我更忙,感恩大家都是無尤無悔地付出。
  大愛台的製作人告訴我,他們要去宜蘭拍一位九十四歲的阿嬤,這位阿嬤的兒子,在地方上已很成功,但是阿嬤仍然很努力地做環保,做到整個村的垃圾不落地。老師們想想,能做到整個村的垃圾不落地,一定是家家戶戶都在做環保。這種精神的帶動,影響了整個村的人,實在是令人又感動、也感恩。
  阿嬤的家庭也很和諧、幸福,所以真誠的愛能影響人心,也可以讓整個社會祥和;當整個社會上的人心都淨化了,就能帶動出源源不斷的愛,我相信,這樣就可以影響到整個地球。

貧戶的救星

  暑假期間,全美的慈濟人也回來了,他們在國外從事教育、文化,也從事靜思語教學,教那些在美國長大的孩子,從不會說中文到能夠溝通,懂得了許多做人的道理。所以不論在哪個國家,慈濟人在他們的僑居地,也和我的心、所有慈濟人的心都一模一樣,都是用真誠的心在工作。
  大愛台的整點新聞中,曾報導美國鳳凰城的慈濟人,已經能與州政府結合,只要慈濟人有發現貧戶,就可以馬上在州政府替他們申請補助。而一般人要向州政府申請貧戶並不容易,如今只要慈濟人出面,就能夠馬上申請成功,這都是源自於慈濟人的慈悲喜捨與誠正信實的作為,得到信任的結果。
  那裡的慈濟人也和台灣的慈濟人一樣,看到有些單親或很可憐的家庭沒有家具,就會同心協力的搬家具給他們,替他們布置得很好。
  老師們,大家都是因為愛,所以才會這樣付出,他們做到了用真誠的愛去付出,所以都很快樂。最怕的是,我做的事,你有沒有看到;我做了之後,你有沒有誇讚我。如果是這樣,就會不快樂;反之,如果是「做就好了」,做到「前腳走,後腳放」這句靜思語的真義,一直走下去,心就會無掛礙,無掛礙故,則「無有恐怖」了。

淨化地球

  老師們,期待你們能像講經堂裡的那尊佛陀一樣地淨化地球,而不只是淨化人心。我們要淨化地球,不要讓地球受傷害,不要讓人類有災難;而這一切一定要從人心開始,老師們有很好的機會去影響學生,希望孩子們在你們的教導下,愛心、善心可以一一被啟發,能這樣,台灣將來就會很有希望。
  大家都希望自己的孩子將來能過得很好;要過得好,不是將自己的孩子照顧好就好,如果別人的孩子都很壞,只有自己的孩子很乖,那也會很危險。所以,我們還是要把別人的孩子也教好,自己的孩子才會安全。修行要福慧雙修,祝福各位老師福慧圓滿。阿彌陀佛!
(節錄自二00一年七月南區教師研習營上人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