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工程是全民的希望
 
 
  心中很感恩,也很歡喜。感恩的是諸位長年累月關心慈濟,帶給慈濟一股力量,讓我有信心為社會做事;歡喜的是,今天能在此和大家見面。

時間可以成就一切

  我常說,時間可以累積一切 -- 可以累積學業、事業,也可以累積道業。時間用得好,就是成功的人生;沒有好好把握,就是失敗的人生。所以,當我看到小孩時,都會問:「你有沒有好好用功讀書?有沒有用心?」看到開始上班、做事業的人來,就會問:「你有沒有專心做事業?有沒有把握時間?」
  時間,是我日常生活中覺得最寶貴、最難得、也是最應該要把握的,因為時間一旦過了,就無法再回轉;雖然時間過得很快,但能善用時間,就能成就一切。

忘不了去年的九二一

  我最近常說大家都很有福,因為千載難逢的機會,讓我們遇到了!我們都知道一百年為一世紀,如今我們不只遇到百年的世紀,還遇到了千年的世紀,因為今年是公元兩千年,我們何其有幸啊!可以遇到兩千年的大世紀,真的很有福。不過,回顧過去一九九九年的九二一,還是覺得讓人心碎、心痛。
  時間都是不斷、不斷地過去,惟獨九二一地震這個時間,對我而言,直到此時還停留在我的心中,因為那是讓人心碎的時刻,是大世紀末、毀滅性的人間歷史。
  九二一地震時,有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差不多是十天以上,人家問我:「師父,你看了之後是不是很心痛?」我回答:「我已經沒有心好痛了,我的心都碎了!」心到底在哪裡痛,我說不出來,但卻有個很清楚的念頭,就是「趕快去做就對了」!不論是急救、安身、安心、或者是安生的工作,都要趕快把握時間去做。
  安身,就是在急難的時候,我們要趕快為受災者著想,要如何讓他們的生活趕快穩定下來,讓他們有個地方可以安頓。九二一地震發生後,我先坐鎮在花蓮,不斷地接電話,瞭解災民需要的是什麼,不斷地和慈濟人溝通,讓他們知道到災區該如何展開援助工作。接著,九二三那天,我就從花蓮搭車去台中,一路上一直想著,要趕快為他們建設安身的地方。

突破蓋十二坪簡易屋的壓力

  去年哥倫比亞大地震,中美洲的大水災和秘魯的災難,我們投入援助時,發現災難過後,最需要的就是安身的地方。所以在秘魯趕快幫他們蓋房子;哥倫比亞大地震後,我們也是幫他們蓋房子。所以,臺灣九二一地震發生後,我就馬上想到要趕快蓋房子,先讓受災者有安身之處。
  記得上個月有一天,李遠哲先生在台北分會和我見面,談到九二一時,說:「師父,當您決定要建十二坪的簡易屋,而且有衛浴設備時,帶給政府很大的壓力。」我說:「我知道,可是我自己的壓力也很大。」
  當時政府希望慈濟也能如他們一樣的方式蓋簡易屋。不過,因為臺灣這十幾年來,經濟很穩定,大家的生活都過得很好,因此住家大都是套房式的,雖然現在他們受災,心裡很痛苦,但他們只是一時的災民,不是一世的難民。所以他們受災後,我們的社會應趕快付出愛和關心,這樣才能鼓勵他們重整信心,再站起來。如果沒有趕快蓋個小而美的家庭,受災後的心是很容易再受傷的,因此我很堅持。
  如果能夠趕快建設起來,衛生問題就可以解決,家庭也可以安定下來,他們才能為未來的復建而用心。所以那段時間,我們考慮的是,希望災民能瞭解社會的愛,能提起精神趕快努力復建,將來能夠將這分愛,再奉獻給整個大社會,這叫做善的循環、愛的循環、美的循環。
  當年阪神大地震時,日本政府是給災民八坪大的房子、公用的衛浴設備,但是以臺灣的生活習慣,應該不可能像日本人那樣的衛浴共用,因為那是他們的生活習慣。很感恩政府後來也能夠瞭解,採用十二坪作設計。所以現在災區的組合屋,一律都是十二坪的設計,讓我覺得很安慰。

安心計畫分三期

  安身以後就是安心,安心的工作,目前我們還在進行中。慈濟委員從災後到現在,仍不斷地在每一個大愛村跟他們互動,鼓勵他們,希望大家能樂觀,早日消除心中的恐懼感。
  我們將救災的工作分成三種:一是短期的幫助;二是中期的援助;另一種是長期的援助。
  短期的援助是,災難發生時馬上給他們一些錢,讓他們安家。中期的援助,是要瞭解他們的生活,有些人就業的工廠倒塌了,公司也沒有了,一時失業,這時就給予三個月或六個月的中期援助,安頓他們的生活;也有的是寡婦或孤苦無依的人,必須把他們列入長期照顧戶。
  所以,慈濟的救濟方式分成三種,直到現在,我們仍然繼續在照顧,沒有中斷。接著還要一直陪伴到他們復建完成,九二一救災工作才算告一段落。

希望工程不能拖延

  希望工程我們原本認養三十四所學校,後來教育部又給我們二十二所學校的名單,希望我們能順便認養。雖然我明白要一起認養這二十二所學校,已經超過我們的能力,但一想到希望工程是全民的希望,而且九二一地震後,倒塌的學校估計有好幾百所,不禁又很憂心。
  我們知道,每個家庭父母的希望都是在小孩,小孩的希望在教育,社會的希望在人才,而人才來自教育的培養,所以不能讓小孩荒廢學業,小學生的課業如果荒廢一、兩年的時間,這對他們的教育基礎影響很大。國中和高中也一樣,三年的在學生涯,如果影響兩年,這樣的損失實在太大了。
  有一位校長告訴我,他們的學校倒塌了,上級派人來鑑定時,說這所學校的建設還不滿四十年,依照法規不能報廢,而且倒塌的建築,說是全倒嗎?也還不是全倒;說它沒倒嗎?人又不敢進去,其中半倒的很多,都是危屋。
  後來校長請示上級可否拆除,只要可以拆除,我們就可儘快想辦法幫他們重建,但上級說不知道;再問什麼時候可以拆,也說不知道。但學校都倒塌了,能夠拖上五、六年嗎?絕對是不行的。
  孩子的教育哪怕是一個月的拖延,就會差很多了。所以,我考慮到教育對社會是很重要的一環,才會認養了三十四所學校,後來教育部給的二十二所學校,我不敢全收,但也不忍心全部退回,所以就再接收比較靠近這三十四所附近的學校,如今已認養了四十五所學校。(註:至今慈濟總共認養五十五所學校的重建工程。)

建設千秋百世的希望工程

  這四十五所學校的建設,是名副其實千秋百世的建設。記得慈濟大學的校長在建大學前,曾帶著教授們去英國、美國,參觀該地幾百年的學校,當時我心想:為什麼我們蓋學校要到外國參觀,為什麼不能自己設計學校,讓外國人來參觀呢?這次九二一地震後,對於認養的學校,我就下定決心 – 建設要以安全為第一。
  因為,當時倒塌的房屋都是鋼筋水泥屋,倒塌後,我們看到鋼筋和水泥分離得很清楚,諸位如果到過災區就知道。經過評估後,覺得建築應該用鋼構,因為鋼構屋再怎麼搖,都比較安全,於是我決定以鋼構的方式來建認養的學校。
  有人告訴我:「師父,學校頂多建到五樓,不需要用鋼構,蓋三十層樓以上的高樓才需要用這種材料。」我說:「我們不只要用這種材料來建,可能還要用更好的材料,因為,社會上有兩種建築物在大災難來臨時,絕對不能倒塌:一是醫院,一是學校。災難發生時,醫院是救難中心,學校則是避難中心,所以這兩種建築物要很堅固。」
  為了讓我們認養的學校能經得起千年歷練,傳承千秋百世,所以我們現在要使用的建材是SRC,除了鋼構之外,還要加鋼筋、水泥,諸位想想,這是不是千秋百世的建設呢?
  希望我們認養的學校一定要蓋得很好,我當時就對那些校長說,你們不要以為認養來的是「小媳婦」,不是的,我們是把它當成蓋自己的學校般來看待,所以整個學校都重新做整體的規畫,就好像在寫一篇很好的文章一樣,不能多一句,也不能少一句。
  希望將來換成外國人來參觀我們建的學校,參觀這二零零一年完成的學校,它經得起幾百年、幾千年的考驗,而且整體的校園是很藝術化的創作。

同心付出一分愛

  愛不分大小、年齡、階級、貧富,只要付出愛,這就是歷史性的功德。我們要建的四十五所學校,需要許多人的愛心,期待慈濟人用愛來做歷史的建設。
  兩個星期前,有一位委員對大林醫院的常住志工說,有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先生要買車送給醫院。委員問這位老先生為什麼要發心捐車?他說:「我住在雲林鄉下,覺得住鄉下要看病很不方便,所以想將儲存的一些錢拿來買車送給醫院;有了這部車,就能開車去鄉下載人來看病,或是醫院的人開車到鄉下為他們看病,需要看病的人就會很方便。」
  委員問他:「阿公,你從雲林來這裡,為什麼不搭計程車呢?」阿公說:「太浪費了!我多花一點時間,騎摩托車就可以了。」從這裡,我們就可以知道他和老太太有多節儉,兩個人加起來一百六十多歲,竟然是騎著摩托車來醫院,就是為了省錢,要捐車子。老人家平常的生活這麼節省,卻能發大心付出,真令人讚佩,這也是功德。

教育是全民的希望

  過年之後,有很多小菩薩拿紅包給我,對我說:「師公,這是要給您蓋學校、給小朋友讀書的。」聽了真令人歡喜。所以九二一的希望工程,是將全球慈濟人的愛匯聚在一起,為希望工程而建設,可見希望工程不只是蓋學校,也是全民的希望。
  曾有人說:「那些學校又不是我的孩子要讀的學校,又是在中部,離我們這麼遠,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有關係!如果希望自己的孩子很幸福,社會就必須安定;社會要安定,孩子一定要受好的教育。而且人是流動性的,中部的孩子如果失去教育,成了問題少年,遊蕩到每一個地方時,就會影響我們孩子的幸福和平安了。所以一定要把教育做好,這個希望也是全民的希望,大家可以用愛心來付出,用心地關懷。
  古人說:「粒米成籮,滴水成河」,一滴一滴的水匯集起來就成一條河,所以感恩大家對希望工程的關懷,以無私的愛,在不覺得負擔的情況下,用愛來付出。

為希望工程盡力

  剛才大愛新聞報導,台北今晚七點半在仁愛路「財神爺大樓」有活動,這棟大樓是由一位榮董標到,預備今年要改建,他很希望能為師父的「希望工程」盡點力,所以就想在大樓改建之前能先造福,於是就在大樓外做了一個很大的廣告看板,上面寫著「希望工程」,然後點燈,邀請企業界人士今晚來參加,讓大家知道希望工程是全民的希望,需要臺灣及全球的愛心人士一起來關心。
  剛才大愛台直播,我們看到很多企業家都歡喜的一起來關心、奉獻,我看了很感恩,也很有信心。
  剛才也有一位老師來捐五十萬元,他說:「師父,這是我標會得來的。」我問:「這個會還要多久?」他說:「兩年,但師父不用擔心,因為利息很少,我知道師父現在有急用。」多貼心啊!真的非常的感恩,很多人愛心的付出,增強我很大的信心。

三零三能

  在這個大世紀末的時刻,最重要的是大愛的結合。希望我們能將一切做個總結及歸零 -- 不如意的事要趕快歸零,人與人之間互相有埋怨時也應該歸零,有貪瞋癡慢疑等心靈的煩惱更應該歸零,不要計較。想想九二一那天,幾秒鐘內就山崩地裂了,看看九九峰,這真是名副其實的山崩地裂;人生多麼無常,何必計較呢?所以,計較、煩惱、埋怨的心,我們在「貳零零零」年要歸零。
  除此之外,從現在開始更要加「三能」 -- 能有信心、能有願力、能夠實行;也就是信、願、行。要相信人有無限的潛能,只要我們發一念心,有心,就有福;有願就有力。我很相信自己只要有「真誠的發心」,而且是不偏私的心,就絕對有很多福緣來成就。甚至我也相信「發大願」,有願一定有力,只要發的是利益眾生的願,就會有很多人的力量共同來推動。
  所以我們一定要有信,信自己的無私,信人人有愛。希望每個人都能有自信,要「能信」又「能願」;如果沒有願,人生就沒有推動力,所以一定要多發大願。
  但是光有信心、發願,這樣夠嗎?不夠!還要「身體力行」,行動很重要。因此在兩千年的世紀末,要趕快為三千年的開始做準備,要完成這項歷史性的建設,這項建設涵融了藝術,是充滿文化的教育,而所有的一切建設都必須靠身體力行。
  所以,在此世紀末的兩千年,我們要先做到「三零」和「三能」。總之,希望慈濟在大家能信、能願、能行的三能之下,力量合一,那麼未來三千年的開始,一定是非常的美滿。我們要學習佛陀的精神,不斷地倒駕慈航來人間,相信未來還是會有你、有我,因為這是願,只要發願,我們就會不斷地來人間,繼續在地球上一起做事情,可見信、願、行非常的重要。
  千載難逢的兩千年讓我們遇到了,未來要邁向三千年的起點,希望這項歷史性的建設,會在你、我及大家愛的建構下很快地完成!祝福大家日日吉祥、家家平安、福慧雙修,阿彌陀佛!
(節錄自八十九年四月證嚴法師對高雄榮董和教聯會老師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