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安心是付出愛心
 
 
  佛陀來人間,就是因為眾生苦。苦在哪裡?苦在心靈有煩惱;事實上,心靈的煩惱只是「觀念」而已,只要轉個心念,很多煩惱自然都能消除。既然如此,我們應如何轉「心」念?轉個心念困難嗎?其實,只要有心就不難。
  各位已經回來這麼多天了,天天都在吸收慈濟大愛的甘露,我想每一滴甘露都已滲透在你們的心靈,相信回去以後,一定更能發揮自己的力量、智慧與良能。

拿筷子的文化

  最近在大愛台,常常可看到南非的畫面,南非慈濟人的付出,不論是慈善、醫療、教育、文化統統具足,每一項都是並行在做。平常我們去做「救濟」時,都是給予物資,但是南非慈濟人不只是給物資,還教他們如何生活、養家,以及提升他們的生活文化。
前兩、三天,大愛台播放南非慈濟人在教黑人孩子拿筷子,那個畫面好可愛。孩子們想將那兩根筷子,放在一隻手上使用,似乎很困難,每個孩子都拿得手開、嘴也開;有許多孩子一隻手無法控制一雙筷子,就乾脆兩隻手分拿兩支筷子去夾菜,可是要把菜夾到碗裡,又難倒他們了,他們就這樣一直努力地夾,夾得又可愛、又有趣。
  在南非,他們平常吃飯都是用手抓,柬埔寨和許多其他的地方也是如此,可見得這個教學實在不簡單,這些南非慈濟人真是有心啊!我常說,中國的文化最美,從我們拿筷子吃飯就可以印證,所以我們應該要感恩我們的祖先;其實,中國文化之美不勝枚舉,連生活都美,文字和穿著也很美。
  「拿筷子」對我們來說,好像從會吃飯就會了,但是在南非卻教得很辛苦;慈濟人要改變他們有生以來的生活形態,的確不簡單,但是有心就不難。

職訓所的設立

  剛才我問潘居士,慈濟人在南非設立了多少所職訓所時,他說將近三百八十所,其中有三百零一所是已經上軌道的,而且學得很成功,已能養家了;另外還有七十幾所,正在輔導中。
  潘居士說,南非當地的政治很不穩,社會上黑白對立,動亂不安,黑人會拿槍搶人、打人,我聽了很擔心,因為南非慈濟人為了落實社區關懷,經常開車到黑人區救濟,他們在槍彈中跑,實在很危險。
  我問他們:「子彈是沒長眼睛的,難道你們非要這麼冒險不可嗎?」他們都很有信心地答:「師父,我們會閃子彈。」

棄命為法的富樓那

  聽他們說得很輕鬆,不禁讓我想起佛教中的一則故事

  印度的土地很大,有許多國家,有的小國家很亂,人民的性情都很暴力,佛陀的弟子中,有位「說法第一」的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就向佛陀請願,想去教化那些小國家的百姓。
  佛陀對他說:「那些國家的人民很殘暴,你去那裡會非常危險。」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回答佛陀:「就是因為那個地方的眾生這麼殘暴,才需要我去救度、教育他們。」佛陀就跟他說:「他們不會感恩,說不定還會罵你喔!」富樓那彌多羅尼子就回答佛陀:「假如他們來罵我,我應該要感恩他們,因為他們沒有出手打我,只是罵我而已。」
  佛陀又說:「假如他們出手打你的話,你怎麼辦?」他回答:「我還是要感恩他們,因為他們只是空手打我,沒有用棍子傷害我的身體。」佛陀說:「假如他們用棍子打你,傷到你的皮、肉、骨,你怎麼辦?」他說:「我還是要感恩他們,他們只是打斷我的手腳,傷了我的皮肉,並沒有讓我致命。」
  佛陀說:「假如他們用刀殺你,置你於死地,你怎麼辦?」他又回答:「我還是要感恩他們,沒有這樣的業因和種子,就沒有這樣的業果,所以我應感恩他們能讓我還掉這一生的業因,消了一生的業障。」
  佛陀聽了非常感動,就說:「好,你能看得開,就去吧!」這就是富樓那彌多羅尼子的故事。在《人有二十難》中有「棄命必死難」,其實有心就不難。人生在世誰不死呢?但是大多數人在身體不好去醫院檢查,聽到醫師宣布罹患了什麼病,心就非常的苦惱、惶恐。所以,修行要修到「棄命必死」,對凡夫來說很難,但對學佛者,能真正很透徹道理的人來說,根本就不難,認為這才是超越、解脫。
  所以,每次看到南非慈濟人,用心地投入這麼危險的地方,去做這樣的付出,都讓我非常感動。

菲律賓義診

  菲律賓慈濟人這六年來,也同樣是慈善、醫療、教育、文化,一步八腳印同步推動,他們甚至有過二十六場的大型義診,這些大型義診都是跨島性的,因為菲律賓的島嶼很多,往返要搭很久的飛機,開車更是遙遠,所以非常辛苦。
  這二十六場大型義診,已有十萬一千多人受惠,這種救人無數的精神,真是令人敬佩。他們的義診不只是內科、牙科、小兒科的看診而已,還當場為患腫瘤或白內障的患者,開刀治療。
  那裡的慈濟人不多,但是志工卻很投入,醫師團體的陣容結構也很強。他們一年四季都會舉辦大型義診,在醫院裡施醫、施藥也是長年累月。所以,只要有一顆愛的種子,就可以成就無量無數的愛心、善行。
  印尼慈濟人這幾年來,不論在義診或救濟上也很用心,他們針對整個村莊裡有肺癆或有蛔蟲的人,落實整體性的醫療,不只是去看病給藥,還提供營養品給他們,並且推行衛生教育。
  他們都是採定點、重點式的推動,最近幾年來也舉辦大型義診,每次求診的也都是動輒數千人。很感恩當地的醫師和印尼軍方醫院,都非常的支持,還有新加坡、臺灣、馬來西亞各地的醫師,能就近集合去幫助他們,推動醫療義診的工作。
  其實,要在印尼做救濟工作,的確非常困難,因為印尼當地時常有暴動,慈濟人為了用愛撫平那些窮困者不滿的心理,常常出去做救濟的工作,給他們米、豆、油、糖等等,減少他們暴動的衝動,希望他們有祥和的社會。
  記得有幾次大型的救濟活動,那些地點都剛好有暴動,我在這一頭擔心得很,曾打電話問他們:「大家是否都平安?」所得到的回答,都是他們在那一頭做得很歡喜,都是無所求的付出,付出之後還互相感恩。

真正的安心

  記得在年初,薩爾瓦多發生了大地震,有很多家園都被毀掉了。我們的慈濟人,有的從臺灣過去,或從美國去救災的,就坐鎮在薩爾瓦多。每天晚上九點,我在臺灣就會接到從薩爾瓦多打回來的電話,在這裡的九點,是臺灣工作一天後準備要休息了,但是在薩爾瓦多的那邊,他們告訴我:「師父,我們剛吃飽,要準備出門了。」「我們開始要出去發放了。」「我們開始要出去勘災了。」
  這裡的晚上九點,是他們那裡的早上六點多,在那裡的慈濟人剛睡醒、吃飽飯,準備開始工作;所以說,那裡開始要工作,我們這邊已經在休息了,這就是日不落的慈濟世界。不論居住在哪個地方,或是僑居地的生活背景有何不同,我們都有一個共同的愛──無染的愛、清淨的愛、無所求的愛,是很人性,淨化人心的愛!
  佛陀來人間是教導我們如何生活,以及安住自己的心。什麼樣的人最安心?富有愛、能付出,這樣的人是最安心的人。最近我常說自愛的人是報恩,付出的人是感恩。你們要把自己的慧命照顧好,如果大家都懂得自愛,就能讓我安心,也就是報恩了。對你們的父母親而言,把自己的身體照顧好,就不會讓父母操心了,所以我說「自愛是報恩」。那麼,什麼叫做感恩?有健康的身體,有正知、正見的慧命,懂得為普天下的眾生付出,就是感恩。期待你們能多體會這些話,要用心地付出,讓慧命成長。
  總而言之,感恩你們用心灑播慈濟的愛;要記得,最好、最重要的供養,就是合心、和氣、互愛、協力。你們「和」的供養,我已感受到,心中很感恩,希望大家繼續把滿滿的愛帶回去灑播,當一個最好的、耕耘心田的農夫。
  千言萬語說不盡,還是祝福你們日日吉祥、家家平安、福慧雙修,祝福你們。
 (節錄自二○○一年五月全球慈濟人幹部研習圓緣上人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