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精神形象化
 
 
  時間過得很快,一天、一星期、一個月不斷地過去,真是歲月如梭,因此我們更要用心把握時間。
  我常說,孩子的希望在教育,社會的希望在人才,所以每一次看到慈青或教師聯誼會的老師們,我的心都充滿了希望。早上,精舍有慈青志工圓緣,他們來醫院當了七天的志工,看到他們,我覺得好貼心,很可愛,心中也很安慰。

在付出中成長

  他們常在心得分享時說,還沒有踏入慈濟之前,他們和現在一般的年輕人一樣,都覺得父母的給予是應該的,還要跟別人互相比較。例如:別人的父母地位比較高,家庭比較富有,別人的父母對孩子更貼心;他們不斷地往上比,並且覺得自己不如人。縱使父母親給他們再多,他們都不會感到滿足,因而難免有很多的抱怨。
  但是踏入慈濟之後,在參加生活營的活動中,他們首先瞭解到慈濟的精神面,並且學習做人的方式;在衣食住行方面,他們必須學習應對進退的禮儀,從中才知道在生活中,有很多不能忽視的。
  然後他們參加醫院志工,很多慈青都從嬰兒室做起點,先認識生命。當他們在嬰兒室裡,看到弱小的生命及早產兒不健全的肢體,心中都很震撼 - 原來每個人生下來,能夠四肢健全是很難得的。他們看到有的小嬰兒保不住生命,才深深地體會到生命的可貴。
  他們還看到母親要生產時受苦受難的掙扎,才體會出媽媽懷孕及生育的苦難。之後他們在小兒科病房裡,看到父母親照顧孩子的情形,體悟到 - 其實爸爸的心也非常地柔軟,與孩子很貼近。當孩子有病痛時,爸爸也會流淚,守在孩子身邊輕聲細語地照顧,爸爸對孩子那分真誠的愛,等於給他們上了一課。
  他們在普通病房看到生老病死的種種情況,明白生病不完全是老人的專利,有些小孩也罹患了絕症,有十歲的小孩患了高血壓,八、九歲的小孩肝硬化,也有的小小年紀就有糖尿病。以前他們都以為生病是老年人的事,很難想像為什麼年紀輕輕的就有這種病?所以,他們體會到生命是無常的。
  看到醫院裡的老人家,有的家裡很有錢,也有孩子,但是他們在醫院裡卻非常孤單。慈青們就陪這些老人家聊天,這些老人非常寂寞,所以也會跟年輕志工談談心中的無奈,還會說我以前是做什麼的,很有成就哦!我有兒子,他當什麼「長」啦!也有董事長,也有校長......。但是孩子有沒有來看他呢?他們都說很忙,好無奈啊!
  我們都說養兒防老,老師們許多都已經為人父、為人母,我想每一個人都有這樣的期待。人在一生當中忙忙碌碌,老了怎麼辦呢?要靠兒子啊!這是中國人的觀念,但現在是不是這樣呢?很難!在醫院做志工可以看到人生的百態,這不只對慈青、對老師也有非常大的教育意義。

關愛生命

  昨天我聽到一位慈青說:「奇怪!為什麼有的人掙扎著要活下去,但有的人卻那麼不懂得愛惜生命?」他說在急診室裡,常看到被救護車送來的,都是年紀輕輕的 - 有的是打架受傷,血淋淋的;有的是車禍或飆車受傷,一片血肉模糊;還有的是吸毒。他說:「為什麼不好好照顧好自己的身體?為什麼要做傷害自己身體的行為呢?」他想到病房中,有許多人正在生死邊緣中掙扎,就覺得很矛盾。
  所以,慈青們都會自我鼓勵,以前他不知道人生到底要做什麼?也不懂為什麼要感恩、付出?現在他們看到這麼多,終於懂了,也知道要怎樣愛惜身體,怎樣把握時間,並且多做服務的工作。他說:「照顧好自己的身體,能自由活動,這就是幸福。」
  聽到這些孩子們的心得分享,我覺得好安慰;他們來到這裡,學到了許多在學校學不到的人生課程。當他們走進醫院,就有許多委員和慈誠師伯陪著他們,當他們有疑惑時,慈濟人就會馬上隨機教導,為他們解惑。
  這幾天,很多慈青都到仁愛之家、榮民之家去關懷老人家,逗他們開心,讓老人家感覺到人間的溫暖。事後慈青都會想到家裡的爸爸、媽媽,他們會說:「我怎麼從來都不曾抱過媽媽呢?」「我怎麼從來都不曾對爸爸說感恩或是關懷爸爸呢?」現在他們都明白,回去後不但要關懷爸爸、媽媽,也要好好地感恩,還要說「我愛您」!
  聽到他們這樣的心得分享,感覺很溫馨,並且對社會的前景充滿了信心,感恩老師們用心地付出,這些孩子們說不定也曾是你們的學生呢!

為時代做見證

  陳乃裕居士來精舍時,我問他:「教聯會推展靜思語教學,已經幾年了?」他說:「從一九九二年開始,已經八年了。」我說:「今年是公元兩千年,我們是不是要將這八年中,很多老師的靜思語教學心得,好好地彙集起來編輯成書,編幾本都可以,只要把值得留下來的心得和成果,好好地集結成書,這就是時代的見證,也是教育志業的歷史。」
  陳居士希望等十年的時候再做,我說:「還是要趁現在,因為我們生活在公元兩千年,是大世紀的結束,所以最好在這公元兩千年內,把以前所做過的,好好地做一番整理。當明年兩千零一年時,我們要重新開始,這樣就是新世紀的新希望。」
  各位老師們如果贊同我的想法,也有溫馨真實的教學故事,是否能稍加整理,留下足跡,不要流失了。非常感恩各位老師們,因為有你們,才使得慈濟的教育、文化更加光彩,尤其在靜思語教學方面,已經把靜思語教學做到「向下扎根、向上茂盛」了。

希望的人生

  今天在志工早會時,有位委員志工說,有一天,她突然聽到心蓮病房裡傳來很大的叫罵聲,委員志工就趕快跑進去查看。原來是一位生病的爸爸在罵他的孩子,他是一位三十幾歲的人,已是癌症末期,他的孩子讀小學三年級。這對父母很愛孩子,但是表達的方式與一般人不同,他們與孩子間的對話經常是「你有沒有寫功課?」「這次考幾分?」或是「這學期的成績是甲還是乙?」這就是他們對孩子關心的方式,所以對孩子說話時,總是用喊的,要他們好好讀書,分數要考好。
  那一天,他的兒子在病房裡玩,這位父親就很生氣的說:「你都沒有寫功課,以後長大要做什麼?」接著就嘮嘮叨叨地念了一大堆,雖然他已是癌症末期的病患,但是罵起孩子的聲音,大到連病房外都聽得到。我們的委員志工聽到了,就趕快進去關懷,勸慰這位爸爸說:「你不要生氣,你的病最怕的就是發脾氣,千萬別生氣,來!把孩子交給我。」
  委員擁著孩子出去,到心蓮病房另一頭的桌椅前,讓孩子坐下來寫功課,一面對孩子說:「來!你要好好寫,讓爸爸歡喜才是孝順。」孩子乖乖地打開課本,做課本裡的造句。有一題造句的題目是「希望的人生」,孩子一下子就寫好了,他寫著:「花蓮有一位師父,他蓋醫院,也蓋學校,而且都去救貧苦的人,這就是他有『希望的人生』。」委員沒說話,靜靜地看著他寫。
  寫好之後,委員摸摸他的頭說:「你好棒喔!你知道蓋醫院的花蓮師父是誰嗎?」他說:「我知道!這間醫院就是他蓋的。」委員又問他:「你見過證嚴法師嗎?」他說:「沒有!」「既然沒有,你怎麼知道的呢?」「我們的課本裡有喔!」委員很疑惑的問:「你的課本裡真的有嗎?」他說:「是啊!我的課本裡有,但是我沒有帶來,那是老師教的。」
  這孩子好可愛啊!可見八年來的靜思語教學已經向下扎根,並且從北到南、中、東部的小學生,都已經很普遍了。其實中學生也已不少,我常常聽到一些中學生因為靜思語教學,而改變了他的人生。此外,政大商學院也開課,開講慈濟的文化,這是由商學院院長和主任決定開放給商學院的學生選修的。
  起初,他們預計的學生名額是七十人,因為一般教室最多只能容納七十人,沒想到後來一直登記到二百多人,必須換最大的教室,但最大的教室也只能容納二百多人,如果再登記下去,後來的人就必須站在外面聽課了。
  很感恩老師們的用心,因為法再好,假如沒有老師們真正用心地施教,也起不了什麼作用。中國留傳下來的書籍,也有一句句的短句,像論語。我很喜歡論語,也經常引用論語來解說做人的道理。但如今時代不一樣了,「子曰」好像離我們很遙遠,當孩子學了靜思語說「師公說」時,會感覺我就好像在他們身邊,當他們照著靜思語的指引,做到了以後,會覺得很有成就感,可能是這樣,靜思語才會讓小學生乃至大學生都覺得受用無窮。

慈濟精神形象化

  我常對孩子們說要尊師重道,只有發自內心的尊師,他們才會重道。因此,老師一定要做到讓學生能尊重,他們才能接受我們的教育,否則老師們所說的話是沒有用的。這就是為什麼我說 - 從事「靜思語教學」一定要從老師先做起,學生才能歡喜地接受。不只是接受,還要能做到,這樣社會才能真正的淨化。社會上每個人的希望都在孩子,孩子的希望在教育,教育能造就人才,這些人才就是將來社會所需要的,所以,老師是造就人間希望的菩薩。
  去年年初開始,我的心不斷地環繞在天災、人禍上,老師們可以看看我們的月刊或聽錄音帶、看錄影帶,就會發現報導的內容十有七八,都離不開無常、國土危脆等等天災。如今九二一大地震的災難雖然過去了,但是,對我和所有的慈濟人而言,還沒有過去,因為震災之後,我們承擔了非常沉重的擔子,那就是「希望工程」。
  今年開始,我一直掛念著青少年的問題。因此,我們今年的重點要著重在教育與文化,因為青少年首先要靠文化來淨化,再來就是教育,也就是希望工程。非常感恩姚居士用心地負起大愛台的責任,還不到半年的時間,就把大愛台推上衛星,環繞在全球。現在大愛台的節目是全球同步,如果送上衛星,四秒鐘就到了美國,大愛是一股清流,它所展現的文化必能淨化人心。
  很期待每個人都能多探討慈濟的文化,但探討慈濟文化和精神是很抽象的,因為摸不著也看不到,到底吸收了多少?有沒有放在心裡?實在很難說,所以我說:「今年開始,我們要精神形象化。」
  教育,不只是在課堂上把知識傳授給學生而已,我們要大家好好地做「人師」,不要只做「經師」;要好好地教學生如何生活、懂得做人、懂得生活,否則教育就是失敗的。生活離不開形象,而形象的第一要件就是「衣著」,衣服要穿得端莊整齊,如果在社會上看到許多奇裝異服,則毋須預言就知道這個社會已經亂了,因為從人的穿著,就可看到未來社會的形態。
  人與其他禽獸外表不同之處,就是人多穿了這些衣服,如果衣服穿得不好,則兩者間也相去不遠,所以我們要教學生將衣服穿好、穿得簡潔整齊。老師們,假如要教學生把衣服穿得端端莊莊的,自己卻穿得不端莊,又如何教人呢?所以,希望老師們先以身作則。
  新春時,陳乃裕居士及連麗香委員兩位回來精舍,我就對他們說:「我今年對老師們的要求,就是要他們將衣服穿好、穿得整齊,以後你們如果看到老師的衣服穿得不整齊或很皺時,就要請他們把衣服燙平再穿哦!假如看到有的老師頭髮散開了,也要趕快請他梳一梳,讓他看起來很整齊、很有氣質。」希望老師們在衣食住行上,能多用心注意形象。

美化自己

  期待每一個人都懂得我的心,能用心把我要求的精神落實在行動上,我喜歡看到你們的「美」。
  去年歲末祝福時,我問老師們「我身邊的委員看起來美不美?」大家都說「很美」,可是你們在現場都沒看到委員,怎麼會說美呢?因為你們都知道委員的形態,他們「美」的形象已留在你們的心中,所以大家很自然就會說「美」,對嗎?
  是的,他們的形象都是大家公認的美,剛才也有老師上台比手語,她們的衣服、髮飾、氣質真的很好,她們在儀態中表現出為人師表的端莊,的確很讓人尊重。所以,老師們,如果要孩子願意接受你的教導,唯一要用心的就是要在身體力行中表達出來,讓孩子們看到老師時有一分親和感和尊重感。
  所以,從今年開始,願意美化自己的老師,就要開始自我整頓,不愛惜自己的老師,我就不勉強他了。總之,「美化自己」是讓自己在孩子和每一個人的心目中有一種格,要把師表的品格提升,只有靠自己,別人是無法為你們創造的。
  老師們,我真的很愛你們,沒有你們,我哪有教育志業,我非常的敬愛你們,也非常感恩你們,就因為很愛你們,所以我才會希望你們的形象很美。男眾老師不要以為師父只是講女老師,其實,我一樣很愛你們,也希望你們穿著得宜,總之,男老師不要留長髮,女老師不要剪短髮,要照顧好個人的本分和人格。
  你們的人格照顧好了,我們的希望工程就不難了。要淨化人心、祥和社會,一定要有你們來幫我,才能讓未來的社會變成祥和的社會。老師們,我們除了不要妄自菲薄之外,更要尊重自己,這種自我尊重不是膨脹自己,而是懂得疼惜自己,唯有能自愛,才能投影在他人的心目中,並且生根。

真正的希望工程

  認養災區的四十五所學校,雖然是很自不量力,但是我很用心,相信社會上會有很多具有愛心的人,只要能將點點滴滴的愛匯聚在一起,就能形成一股強大的力量。不過,我能給的是硬體的校園,最期待的還是希望老師們幫我給予軟體,到災區認養。所謂的「認養」,就是有空就去我們認養的學校關心他們,心得分享給一些還不知道「愛的教育」的老師。
  很期待這些學校能在一年內重建完成,但願在公元兩千年內,你們愛的軟體也能灌輸給這些老師,期望在公元兩千零一年時,他們有新的學校,新的氣象,有真正充滿愛的校園呈現出來,這才是我們真正要的希望工程。
  心中有很多的感恩,祝福大家在過去的一切,能做美的回憶,未來的一切有新的希望,祝福老師們福慧雙修、日日吉祥!
(節錄自八十九年二月上人對培訓教師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