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慧的教育
 
 
  看到外面下著很大的雨,我心裡就很著急,可是聽到每一位老師的心得分享,又覺得很高興。高興的是,大專院校的老師能來這裡參加研習;著急的是,我掛念著九二一大地震之後的中部山區,只要下一點雨,動輒就會有土石流,那裡還有不少人家住在帳蓬裡,真令人擔心啊!
  九二一的幾秒鐘,使臺灣中部的九九峰,好像被剝了皮似的,不再雄偉。但大自然的生態很奇妙,這一次我到埔里,看到這些高山,已慢慢地長出青草,不過剛長出來的青草,如何擋得住大雨的沖刷,乃至護住土石呢?

開心降火的靜思語

  剛才有位老師說,曾經在汐止參加過一個老師的營隊,但是看到與會的大部分都是小學老師,就認為「靜思語教學」可能和大專院校的師生沒有什麼關係。其實,有一句「三歲孩童能知曉,八十老翁行不得」的諺語,正是提醒我們:智慧是不論學問高低的,可見「靜思語」也是適用於大專院校。
  幾年前,我受邀到台東參加鐵路新站通車的儀式,當時郝柏村先生也被邀,他一看到我,就對我說:「你的『靜思語』很好,我有兩本,一本放在我的辦公桌上,另一本放在車上。」
  他說,當他要去備詢前,一定先看靜思語,或者備詢後心裡很難過時,一上車,也會趕快看靜思語,他說靜思語雖然是很簡單的幾句話,但有時候可以降火氣。
  這次我到台北,前後兩天都有市長來訪,前一天是台北市長馬先生來,他說當天被質詢時,心裡覺得很無奈,不過想到靜思語裡有一句「不要拿別人的錯誤來懲罰自己」,心裡看開,也就好了。
  隔天,高雄謝市長也來台北開會,他也是被質詢得很無奈,知道生氣沒有用,因為「生氣是短暫的發瘋」,他就用這句靜思語,讓自己看開。所以,「靜思語」雖然是很簡單的話,但只要能隨時用在日常生活中,真的能開心、降火。

教學應先身體力行

  「菩薩所緣,緣苦眾生」,很多苦難的眾生,都是菩薩所要關心的。老師們,我常常都說很關心、也很擔心現在的青少年,也常常很感恩我們教師聯誼會的老師,感恩他們的那分教育之愛,的確是老師心、菩薩心,將菩薩的精神用在教學上,以父母的愛心來疼愛孩子們。
  看看我們現在的臺灣,物質上很富有,精神上卻很窮,因為精神理念很空虛。曾聽人說,「你好命到都傻了」這一句臺灣話,我覺得用在現在很貼切。例如剛才聽到有位老師說,他的爸爸小學讀兩年,媽媽沒有讀書,可是他們教出來的孩子,現在是大專院校的老師;但現在也有身為老師的人,對自己的孩子期望很高,但孩子是不是都能如父母所願呢?很難說,真的是「好命到都傻了」!
  在我們那一代和你們這一代大不相同,我們那一代的孩子都很乖,即使父母生十幾個孩子,也沒有什麼特別照顧,但我們都會大的帶小的,一直帶到大,而且都覺得「天下無不是的父母」,孝、順就對了。
  以前的家庭倫理和親子間的倫理很單純,雖然沒什麼大學問,但是現在想起來卻充滿人生的大道理。這種簡單的道理,只要順著人性去做就對了。所以,我們以前都是順人性、順道德去做,當時雖然沒有現在這麼發達的科技,教育也沒有現在的齊全設備,但我們都覺得生命中有很豐富的內涵存在。
  現在的孩子無憂無慮,想要什麼就一定要有什麼,如果要到的東西不如別人多,就會埋怨父母給得太少,從不會想到父母是多麼的辛苦。其實,現在的父母也無法讓孩子感受到辛苦,因為他們捨不得讓孩子接受磨練,而且自己也在享福!所以孩子們只會「物質向上比,感情向下丟」,變成家庭中的成員有了代溝,使得整個社會的秩序亂了,人的良知好像已被物質掏空了。
  在這樣親子之間接觸不良的環境下,如果想教育孩子,對孩子說以前我們對阿公、阿嬤怎麼孝順,他們就會因為沒有看到而說那是以前的事了。尤其現在很少有阿公、阿嬤和他們住在一起;如果有的話,現在的媳婦有工作也會留給老人家做,有些媳婦還會說:「如果不做,將來就沒有機會做了。」像這樣的身教,能教出孝順的下一代嗎?這就是家庭問題。
  加以現在的家庭,因為孩子生得比較少,都很寶貝,輿論界也常把孩子犯的錯歸咎於父母身上,會批評父母的感情和家庭暴力等等問題,而不去對孩子說:「孩子,你錯了!」這也是現代教育的問題。
  我想,孩子不是不能教,是要有人教;不光是在口頭上教,而是自己要身體力行,做給他們看。所以老師們教學生,首先要自我教育,也應該陪伴他們走過來,學生跟著老師走過這一條又教又學的道路,就叫做「教學」。

提昇師道為當務之急

  未來的社會將會變成什麼樣子,就要看現在人的形態,所謂「相由心生」,我們整個社會的形象,就是由每個人的心態表達出來的。一個心態穩定端莊的人,他的穿著必定比較端莊、乾淨、整齊;但是現在的年輕人都比較喜歡標新立異,當我們看到他們的形態在變時,就知道他的心已經在浮動了。
  臺灣人本來就是黑頭髮,有人卻偏偏要去染髮,染得變紅或變藍色的,甚至還有七彩的,整個頭上七彩繽紛,連當老師的也有人染髮,這不只將老師的形象完全破壞,還破壞了人的自然美。其實,染髮劑含有化學成分,滲透到體內會使人慢性致癌,這是醫學界已經證實的報告,大家應該好好愛護自己。
  除了染髮以外,穿衣服也一樣,幾年前流行迷你裙時,我就很擔心未來的社會風氣,男女的情操一定會墮落。果然,從此開始,青少年問題就慢慢地一直發生,家庭的問題也逐漸地擾亂了整個社會,發生很多情殺和強暴等等的事情。
  老師們,人的形態會變,都是因為心先變了,然後整個社會的動向也會跟著變。所以,如果老師作怪,要學生不作怪也難。總之,老師要提升師道,教導孩子時,應該是要疼他、愛他、鼓勵他,還要陪他,這樣才對,不要有怪異的形態,致使師道墮落。如果孩子不尊敬老師,又怎麼能認真學習呢?
  你們身為人師,我也是一樣,現在有許多弟子正在遙遠的地方,用心投入慈悲濟世的工作,雖然我沒有在那邊,可是他們只要師父的一句話,立刻就會動員很多人,一起在那裡做事,這是因為他們心中有師父。雖然他們有些人的年齡比我大,但因為心中有尊重,所以這條菩薩道能走得非常平穩。

宗教不應有藩離

  在慈濟,我們要打開宗教之門,剛才聽到幾位老師有的是信奉基督教或天主教,但一樣能在慈濟行菩薩道。
  幾年前,天主教的修女、基督教的牧師及精舍裡的幾位出家眾,三個團體曾合起來,在我們的護專辦了五天的營隊,三股力量合在一起,彼此分享宗教要怎樣合作,如何為社會人類去推動淨化人心的工作。
  他們每天輪流做早課,一天是佛教,天主教和基督教徒就在佛堂跟著佛教徒一起做早課;輪到基督教或天主教時,我們也跟著他們一起做祈禱,所以,有時候是他們跟著我們唸佛,有時候是我們跟著他們唱哈雷路亞。
  有一年過年,也有修女來精舍和我們一起圍爐,那年除夕夜,我們很多人在這裡一起唸佛,之後又和修女一起唱聖詩,彼此在一起都沒有衝突,心中只有一個共同的目標 – 大愛。
  教育是有教無類的,正確的宗教要破除迷信,若要破除迷信,必先拆除宗教間的藩離,心胸才能開闊,才能把最好的教育,不論是覺悟的聖人 – 佛陀,或是天主、耶穌,他們拯救世人的那分大愛連結起來,就是教育的大目標。總之,智慧、博愛,總合起來就是一個大愛。

智慧遠比常識重要

  希望大專院校的老師能多用心,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要有使命感,小小的小孩子,需要老師用心的關愛與教導;孩子長大了後,同樣也很需要,因為大學生涯沒幾年,很快就要開始投入社會,所以把握這關鍵的時刻是最重要的,老師的責任確實很重大。
  但也不要輕視小學教育,因為小學、中學的教育如果沒有教好,就把這些孩子交給你們,你們也會很頭痛。所謂「萬丈高樓平地起」,我們要很感謝小學和中學的老師,幫你們將學生的基礎教得很好,所以要尊重他們,年輕人上了大專也不要太自大,因為「人上有人,天外有天」。
  我們要放寬心胸、互相合作,期待能將臺灣的子弟教得很好,將來在國際間揚眉吐氣。為什麼我們的子弟一定要留學國外呢?大家應該要立志,讓臺灣成為一個教育品質最好的地方,將來讓國際間想留學的人都會到臺灣來,事在人為,不是不可能。
  我們應知學識固然重要,其實智慧更是無價!老師們,我們要發揮智慧良能,好好教育我們的子弟,希望你們多加入大專院校老師聯誼,大家常常集思廣益,研究如何將這分大愛的智慧推廣出去。
  有很多的感恩說不完,希望你們要「續緣」,把這分緣連結好,常用電話連絡,彼此時時關懷,能多參加就能有所得,若不參加,就無所得了。虔誠的祝福你們事事如意、福慧雙修!這裡是大家心靈的故鄉,歡迎你們常常回來。阿彌陀佛!
 (二000年七月上人在大專教授研習營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