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教與心教
 
 
  來到台北,第一場就是老師們的歲末祝福,老師的職責是教育,而教育是國家的希望,所以看到老師就像看到國家的希望一般,真是好彩頭。
  不過,這種希望也要老師們身體力行,而不只是空談。身為人師,總是要負起這分人師的責任。人生啊!有很多事都必須由人做起,所以做人做事非常重要,若要做得好,一定要有教育,而執教的人更要自我教育,要用身教做出來。

禮節與廉恥

  這幾年來,我們的社會很令人憂心!許多青少年,以及年輕的女子,不懂得什麼叫做「禮儀」、「廉恥」,這是很讓人擔心的事情。
  昨天我看電視時,從畫面上看到一些不正當的營業;有一些年輕少女,從事「上空」的行業,警察取締的時候,她們還在那裡撒野。我覺得女孩子遇到這種事,應該是要有羞愧心才是,但是昨天和今天的報導中,我們所看到的是她們不懂得什麼叫「羞恥」,竟和警察拉扯,且口出穢言,一些很不雅的話都說得出來。
  不知各位老師有沒有看到這個畫面?心中作何感想?說不定那裡面也有你們曾教的學生呢!所以,我們的責任真的很重大。
  看看她們的穿著,就已明白的顯示出她們的內心世界,因為「心」想什麼,「形」就會表現出來。有人說:「我『心好』就好了,不需要注重什麼禮儀、威儀。」這是不對的!因為心好以外,心靈還要有禮節、廉恥。若沒有禮節、廉恥,光說心好有何用?禮節、廉恥是一種讓人看得到的形象,如果看得到的都不能調整,如何讓人家知道心靈的端莊、心靈的教養?因為這種端莊是從教養而來,所以,你們要教好學生,要學生端莊、有禮貌、有教養,一定要從自己開始。  

規矩在己心

  就我而言,我認為走路要走正路,不能走偏路。譬如,我們的精舍因為地方太小,每天的早晚課都要分兩個地方來做,現在為了規畫讓大家合在一起,所以又整修精舍,將中庭和觀音殿打通,並且把知客室拆下來的舊材料再利用,鋪在中庭,讓中庭的地面和觀音殿一樣高,以達到建築環保的原則。
  在工程當中,他們把觀音殿用薄的隔板隔起來,近來為了便利工程作業,就讓兩邊相通,以方便進出。不過,我從不曾在那裡進出,仍是繞一大圈,由平常走的那道門出入。
  有一天,一位工程師在隔板的外面說:「師父,拜託您過來這邊看看。」我說:「好!等我一下。」當我要繞到平常走的那道門時,他說:「從這裡就可以過來了。」我說:「你可以過,我不能過。」所以我還是繞門出去,這是我的原則。
  慈濟醫院和紀念堂的通道,也因為不想讓車子駛過去,就用鐵鍊圍著,但哪怕這條鍊子已經垂到地面,我都覺得不能跨過去,還是要繞到人行道走過去,因為我一向講究有形和無形的自我管理。我常常教大家要「以戒為制度,以愛為管理」。每一個人心中都要有戒律,如果人人能互愛,就不需要別人來管理;人人心中有戒律,就不需要設規矩了。所以,規矩是在自己的心裡。

生活的禮儀

  教育要從學生的生活教起,尤其要從穿著開始。因此,老師們教孩子穿衣時,首先要將自己的身形管理好,因為孩子的習慣都是學來的。那麼老師自己要如何做好呢?要穿得端莊整齊,不能像是放進洗衣機洗好後,只用兩個夾子夾上晾乾,還看得出扭過、打結的痕跡就穿上了。髮型也要整齊亮麗,這樣才能顯現出老師應有的高貴氣質。
  現在有很多年輕的孩子不懂得整理自己,頭髮常散在臉上,甚且還要染色,實在很可憐!有些老師的頭髮也染色了。如今坐在我前面的老師,有白髮的,也有黑髮的;白髮表示資格、智慧,黑髮表示年輕。不論是白髮、黑髮都很好,這是我們中國人的品質呀!所以何必去染成紅的、藍的或綠的呢?
  老師們,要多關心孩子的生活教育,教育和文化是我們新的一年的目標,學生如果只會讀書不懂得生活,那是失敗的教育,我們要教學生懂得生活,知進退禮儀,這才是真正的成功。不要只注重考試分數有多高,而是要看他們平常是否有尊師重道、友愛同學,在家是否孝順父母,孩子們平時的操行是最重要的,期待老師們要先從做好這一點開始。

恭敬心

  我期待每位教師聯誼會的老師,走出去不只讓學生和家長敬重,連社會人士也會尊重,也就是希望你們被敬而愛,不只讓人尊敬,還要讓人愛。所以從現在開始,要把舊的、不好的習慣除掉,從新的人生出發。
  慈濟人穿的是同樣款式的衣服,梳的髮型也一樣,大家看到了都說:「慈濟人真美!每一個人都好『像』,好『美』喔!」我每次看到他們,也覺得越看越可愛、越美。
  昨天有位到精舍做志工的委員說,當天他為了趕時間,剛舉手要招計程車時,才發現車內已經有人了,當時,另外一輛計程車司機看到了,就繞回來載他。等他坐上車後,發現司機沒有按下計程表,就對司機說:「你怎麼沒有按計程表?」司機卻回答:「不用啦!我不用按。」
  「為什麼不用呢?」「我知道你是慈濟人,所以載你一程也無妨,你們都是好人。」委員就說:「可是我應該要付錢給你的。」他答:「不用,能載到你們是福,你們是菩薩。」
  當他們穿上慈濟的「柔和忍辱衣」後,人家就認定他們是菩薩了,這就是已做到讓社會大眾敬愛,願意歡喜地為他們服務,覺得能服務很光榮!老師們,你們也可以做到這樣啊!所以,每位老師都要注重服裝的端莊、整齊,讓年輕人也能慢慢地懂得自我整理,因為是你們在教嘛!

土地官司

  總之,教育是非常重要的一環,我們的四大志業,哪一樣不是涵蓋教育的重要因素?從慈善工作開始,我們就不斷地在教育,不過對象是不一樣的。慈善工作的教育是老幼一起,當時著重在日行一善,教大家每天要出門前,內心就要先發一個善念 -- 救人、幫助別人,期待每一個人、每一天踏出家門時,就要想起「我今天一定要做好事」,這分理念也算是教育。
  我曾經說過一則故事……
  有一個會員,本來跟住在隔壁的人家,多年來都是好朋友,有一年,這戶人家的屋子要重建,土地測量時,這個會員看到測量的線拉到他家的屋簷邊,就很不高興地說:「太超過了,這是我的土地。」隔壁的人聽了,也很不高興的說:「沒有超過,還差一點點。」
  只差一點點而已,竟使得兩家的人起了紛爭,隔壁的人還說:「如果要算就來算清楚,以後你家屋頂的水不能滴到我家這邊。」他們開始計較不已,後來就提出告訴了。這樣來來回回地告,輸贏不定,心情自然非常不好。
  這個會員每個月捐十五元功德款,換句話說,就是每天捐五毛錢。有一天,我們的委員到這個會員家收功德款,看到他和以前不太一樣,就坐下來問他,為什麼看起來情緒很不好?他就將事情的經過說給委員聽,並說:「我只不過多說了幾句話,他的聲色就那麼不好,我就是因為他的臉色太難看,所以才要和他計較個清楚。」

一句話的警醒
  人生本無事,總是因心結解不開,煩惱就糾結在一起了。我們的委員看他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不對,就把我平常說的話,轉述給他聽,然後問他:「我每個月向你收功德款時,你都是二話不說,立刻拿錢給我,如果我晚一個月來,你就會給我兩個月的會費,這樣子已經繳兩、三年了,你知道這些錢是做什麼用的嗎?」   
  他說:「知道啊!救濟用的。」委員又問他:「那麼你在救濟誰呢?」「這我就不知道了,但我相信你們真的在做救濟工作,而且我也沒捐多少錢,所以就不在意救誰了。」委員提醒著說:「是啊!和你沒關係的人,你都已經救濟三年多了,那麼住在隔壁的人呢?作你的朋友有多久了?」
  他說:「我們從小就相鄰而住,所以小時候就是好朋友了。」委員說:「既然從小就是朋友,那也有四、五十年了?既是四、五十年的好朋友、好鄰居,怎麼只因為滴水就計較?」
  他一聽,這才如夢初醒。喃喃地說:「對啊!我為什麼要和他你來我去地忙了這麼多天呢?」又說:「這幾個月來,有好幾個晚上,我都吃不下、睡不著,很辛苦啊!現在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委員回去以後,他就走到隔壁,隔壁的人看到了,就對家人說:「不要理他,到法院見就好了。」他聽到了,就說:「我不想到法院了,來!來!」他就去牽對方的手,「你不請我坐,我就反客為主了,來!這裡坐!」然後他說:「我自己想想覺得很無聊,幾十年的老朋友了,怎麼還跟你計較那一點點,現在我不要計較了,我想讓你蓋,如果我的屋頂有超過,你沒有辦法蓋,那麼我就縮進來一些,讓你可以靠過來一點。」
  對方聽了很感動,就說:「其實我和你計較也沒有道理,是我家的屋簷水滴到你家的地上,不是你的屋頂太過來佔我的土地,所以你沒有錯啊!我只是憋一點氣而已,才會強要超過你家的屋頂,現在想來真的很無聊,這一陣子,我也常想到我們的友誼就這樣斷了,實在很可惜,但又吞不下這一口氣哪!」
  他接著又說:「反正我還沒蓋,而你已經蓋好了,所以我要重新蓋時,可以蓋小一點,稍為縮一下就不用伸那麼長了。」結果是一個縮一點、一個退一點,就變成一條巷子了。
  你看,這是很簡單的事,也是本來就沒有的事,這種事本就沒有事的,但一攪和下去,就變成大事了。而且控告不是一次就好,一方贏了,對方不甘願,再提出告訴;我贏了,他又不甘願,再提出告訴。錢花得不少,律師卻賺得很高興,但兩個人是既花錢又煩惱。如今能讓出一條巷子,這是心靈受到教育及感化的結果,也是善的禮讓教育。
  這是四大志業中慈善志業的教育,首先由師父對委員教育,然後委員再把受到的教育吸收到內心,在面對會員時就能及時給予機會教育。
  一路走來,哪一樣不是教育呢?醫療也是教育,不過,現在的人心、身形也在轉變,這是一件很讓人憂心的事。現在連醫師、護士的心態,也和以前當醫師、做護士的純潔志願不一樣了,以前醫師的志願是懸壺濟世,志願去救人,非常具足醫療道德觀念,護士也有很純潔的情操,但現在有很多醫院裡的護士已經不穿白制服、戴白帽子了。有一段時間,我們的醫院也提出不穿白制服、戴白帽子的意見,但我認為其他的可以要求,這一點卻不能改。因為護士穿白制服表示純潔和神聖啊!

現代孩子的心

  剛才有媽媽在分享與孩子互動時孩子的心態,我坐在後面聽了一直搖頭,不知道為什麼有這樣的孩子?為什麼這麼不能善解人意?不懂得感恩?而孩子們也不知道,為什麼有這麼多人為他付出無量的愛?只是一味要求 -- 來念書就要有充分的好環境,要有自由的空間,要有……,反正所想的,都是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這是現在年輕人不正確的心理。
  臺灣教育的開放、教改,實在是放得太快了,快得讓這些孩子迷失了自己,只知道名詞而不知道意義;只知道要爭取自己的自由,卻不知道別人也需要自由;只知道爭取自己的權,不知道別人也應該要有權;只知道要被尊重,不知道自己的本分是要尊師重道。
  所以,現在的孩子乍看之下,覺得他們好像很聰明,其實靜靜地想來,卻又很不懂事,讓人好擔心,因為他們很無知,不懂得通情達理,再加上有些孩子經常裝扮得奇形怪狀,甚至在臉上亂鑽孔,這種臉部的破壞,叫做「破相」,這真是一大隱憂。

從言教到身教

  所以,孩子們乖不乖,心正不正,很容易看出來,只要看他的行為、形態,就知道他的心態了。所以護士不穿白制服,就是心態在轉變,白制服很純、很潔淨,這種神聖的外衣一定要穿好,這也能時時提醒自己的情操。
  總之,日常生活中,不論髮型、衣著或是身體的裝飾等等,當老師的要多用一點心來輔導孩子。但是,在教孩子之前,自己要先注意自己的穿著,先將自己調理好。
  有一次,有一位老師,由委員陪著到台北來跟我見面,這位老師也是慈濟的會員,但我看到她的時候,心裡很震撼,因為不論怎麼看,都覺得她不像老師。
  當時已近冬天,我看到這位老師的頭髮很長、很蓬鬆,都豎了起來;她的臉上,黑、紅、白等顏色非常分明,耳環也很長;她穿的衣服沒有袖口,聽說叫蝴蝶衣,還有一條三角圍巾圍著;鞋子穿著大包鞋。
  當委員介紹她是某某學校的老師時,我嚇了一跳,一直看她,不知道從哪裡可以找得出老師的味道,可是怎麼找都找不到,那時,我心裡就想:這種老師要如何教導學生呢?
  孩子要接受老師的授課,一定要聽老師的話、看老師的形象,老師怎麼教,他們就怎麼學。像這種老師教出來的學生,將來的社會將變成什麼樣子?
  有一段時間,社會上流行穿迷你裙,也有老師沒有好好考量自己的年齡,穿得很不得體。一些孩子,尤其是中學以上的男同學,看到女老師穿成這樣,如何將心靜下來上課呢?難啊!那段時間,我常在報紙上看到一些學生作弄老師,為什麼會被學生作弄呢?應該是老師不自愛。
  老師不自愛,又如何能愛學生呢?所以,不論是迷你裙或迷地裝都不對,應該要穿著簡單、乾淨,選擇適合身材、身分的穿扮。

國際救助工作

  去年一年間,我們救濟了二十六個國家,也許有人會想:「這二十六個國家,是不是都由臺灣拿錢過去救的?」其實,比如阿根廷、菲律賓、巴西、馬來西亞、巴布亞新幾內亞、印尼、墨西哥、南非、越南、約旦、賴索托、烏克蘭……等十四個國家的救災工作,都是取於當地,用於當地。還有阿富汗、祕魯……等,則是由美國的慈濟人取用美國的物資去救的。
  在這麼多國家當中,另有七個國家臺灣也有參與幫助,但主要還是來自美國當地的力量,譬如宏都拉斯、尼加拉瓜、海地、多明尼加、瓜地馬拉、北韓、薩爾瓦多這幾個國家,我們在去年十一月之中就舉辦捐贈衣物,那段時間,臺灣很多人都捐了許多衣服,包括老師也在學校呼籲家長捐衣,當時我們把募集來的夏、秋天的衣服,送往中南美洲,冬天的衣服則有三十個貨櫃,前幾天也已送往北韓,謝謝老師們幫忙推動,也謝謝很多家長的捐獻。
  這七個國家,我們所參與的救濟是捐衣服,其它所需的救濟物資,則以當地募捐,當地救濟的方式處理。此外,如大陸、衣索比亞、象牙海岸、塞內加爾和泰北這五個國家,才是真正從臺灣直接去幫助的,有的是買藥救助,有的是醫療幫助等等。
  最近,我們到印尼去幫助也沒有拿錢去,是採「就近取材」的方式。本來我還擔心如果經費不夠,需給予補助,但昨天他們傳真回來一份收支報告,要我放心,其中說明這次救濟,他們共募到美金五十四萬多,目前用了四十多萬美金,可見他們就近取材的方式發揮得很好。
  或許大家常會在報紙上看到,好像都是臺灣的慈濟去救濟,其實,我們是帶著多年來的救災經驗和愛的教育,去輔助當地的華人,啟發他們的愛心為當地的社會去付出,非常感恩大家愛心的付出,臺灣的愛心存底非常豐厚,真的是「無以為寶,以愛為寶」!
  老師們,這些國家的災難,有的是天災,有的是人禍,而人禍佔多數,大多是人與人之間的衝突。要避免人禍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從人心的教育開始。所以教育是國家的希望,期待大家能多用心,臺灣的天時地利這麼好,教育若是做不好,人禍的造成會比天災更可怕!

衷心的期許

  老師們,我們立足在臺灣,應該要宏觀世界。許多海外的慈濟人回來,就是來取愛的種子,拿到他們的僑居地去散播愛的精神,他們在國外都非常努力地做,所有的努力無非是要提升臺灣的品格,他們不管在哪裡做慈濟事,都是以「臺灣慈濟」的名稱在國際間做慈濟。我們都是在臺灣的慈濟人,但願我們能同心立願,為下一代扎根,把孩子們教好,讓我們未來的社會更光明,更有希望。
  總之,無限的希望都在你們身上,期待大家多注意生活禮儀,讓自己美一點,這樣才有辦法讓我們的孩子氣質好一點,千言萬語說不盡心中的感恩,一切都在不言中,虔誠的祝福大家日日吉祥、福慧雙修!阿彌陀佛!

   (節錄自八十八年上人對教師歲末祝福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