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教育
 
 
  慈濟是個感恩的世界,因為人人感恩、事事感恩,所以成為一個很美的世界。感恩,包涵了大愛,有了愛才懂得感恩,所以人生不能缺愛。從一個人初生開始,一直到一個家庭、一個社會、乃至一個國家,都不能缺少這分愛;愛,是幸福的泉源。

老師是教育的良導

  這幾天,在精舍裡有一大專院校的教授營隊,大家在一起研習慈濟人文和靜思語教學,這個營隊充滿了希望,因為人類的希望在未來的社會;未來社會的希望在人才;而賢明的人才需要教育;教育的源泉需要有盡心教育的老師。老師如有培育人才的使命感,認真於教育,就能造就充滿希望的未來。
  一個社會的成就,不論是在經濟或各方面的發展上,都需要各行各業的人去付出才有成就。試想,一位教授面對多少位學生,學生們畢業後走入社會,都會在各行各業服務,只要他們具有好的理想,自然能營造繁榮的社會。所以,教育的良導就是教授及老師們,只要老師能多用一點心,就能培育出好人才。而建構未來安和、互助的社會。
  比如說,人生最苦莫過於病痛,一旦因病住院,假如缺少具有愛心的醫生和護士,那麼病人在醫院也是受苦的。
  記得在籌備慈濟醫院時,有一天,我到台北一所大醫院裡探望一位生病的委員,順便瞭解那家醫院的建設、規模等等。當我走入病房,和這位委員談話時,聽到病房外面有爭執聲,聲音很大,加上好像有推車的聲音,我和委員間的談話就中斷了。抬頭看到病房外面有位醫師和一位護士,推著一輛治療車走進來,進來之後還在吵。
  他走到生病的委員床邊,用很不好的口氣說:「病人的家屬出去!出去!」臉色很不好看,聲音也不好聽,來勢兇兇的。委員的先生說:「你不要那麼兇,我師父在和她講話。」「不管!不管!快出去啦!」我說:「沒關係!我等一下,等處理好我再進來。」
  我退到另外一張床邊和病人談話,這位病人的家屬說:「在這裡住院真是受罪,要不是為了身體,實在不需要在這裡受罪。」我問:「怎麼說呢?」他說:「醫師和護士吵架時,都會把氣出在病人身上。」我聽了好震憾。
  這時聽到那位生病的弟子用接近哀求的聲音說:「我不要插鼻胃管,我的胃沒有怎麼樣,不用插鼻胃管。」那位醫師就很大聲地說:「是妳當醫師,還是我當醫師?」我聽了心裡很難過,趕快走近跟她說:「生病了就要聽醫師的話,接受醫師的治療。」她就乖乖的不再講話,讓醫師插鼻胃管。
  等醫師插好後,我又走近她的身邊,摸摸她說:「一切要隨緣,既來之則安之,妳要把身體交給醫師、心交給佛陀,好好把心療養好,不論身體如何,要藉這個時刻療治好自己的心,不要有貪瞋癡,人要在逆境中才能磨練出自己的本性,才能療治自己凡夫的心,要看得開、放得下。」
  我永生難忘醫師、護士吵架,把氣出在病人身上的那一幕,所以我很堅定,一定要把醫院蓋好,並培養具有愛心的醫師,懂得以大愛從事這分救人的工作。

憨愛

  我們常常懷抱著「希望」,而希望多數都是對未來的追求。老師們希望用慈濟的大愛來推廣教育,所以用心在校園裡實施「靜思語教學」;做家長的都有「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希望,為了達成希望,他們就將孩子送到學校接受教育。但比較令人擔心的是,有些父母過於溺愛孩子,現在社會的形態對一般人的導向,好像也有一點偏差,使得父母教導孩子是用「憨愛」,不是用「智慧之愛」。
  比如蓋好房子準備房間時,許多父母總是先找最好的位置、設計得最方便的做主臥室,再來就是為孩子找個光線最好,最乾淨的房間,最後才想到老人家的房間;由此可見對父母的關懷是放在最後,至於是否能尊重,那就更不用提了。
  飲食方面也是一樣,父母很照顧孩子的營養,會關心什麼比較補腦、比較營養,孩子要吃什麼比較開胃等等,但是卻很少顧及長輩 – 年老的父母現在身體的狀況該吃什麼才有營養?何種食物老人家比較吃得下?
  有些孩子太胖了,父母就想:要讓孩子既健康又能減肥,因此陪孩子去洗三溫暖,做各種運動。他們只照顧孩子的身材及營養,卻很少想到要如何增長孩子的智慧,提升孩子的良能和健康的心理,這實在是令人擔心的潮流趨向!
  孩子在學校有過錯,老師稍微嚴格的教訓或懲罰,家長就計較不已,甚至在孩子的面前辱罵老師或提出告訴,為孩子撐腰,讓老師們不知道該如何管教,因此對學生的用心、熱心,也慢慢地冷卻下來。這種不良的社會風氣,已經使孩子們不知道如何尊師重道了。所以有些孩子在家裡是小霸王,在學校是小流氓,大家都不敢管教,這種教育真的很令人擔心。

誤導

  尤其讓人傷透腦筋的是中學年齡的孩子。現在有「青少年反抗期」等很多種名詞,分析起來好像天經地義似的,難道孩子到了這種年齡就一定會這樣嗎?其實這是一些學者的理論,這種輿論界所用的名詞,有時會形成一種誤導。
  還有我們經常看到的電視節目,似乎已看不到父母教育子女時,子女很乖、很聽話,這種「天下無不是的父母」等孝順的畫面;也很難得聽到說:「爸爸,您說的我知道,我會照爸爸的期待,做一個不讓你失望的孩子。」這些似乎已經成為歷史了。
  現代版的對話,已變成父母對孩子說:「對不起,兒子,媽媽剛才錯了!」或是:「孩子,請你原諒爸爸,爸爸剛才失態了。」
  這種不論是平面或立體的媒體渲染和學術輿論,已形成了孩子反彈的意識,好像在那種階段是正常的,這是一種陷阱啊!就像劍上塗蜜一樣,舔起來雖然有一點甜味,但是,一不小心割傷時,就會血流滿地,而且難以痊癒,這就現代教育令人憂心的地方。

教育的希望

  我一直期待將慈濟的大愛落實於「完全教育」,讓孩子們真正能體會慈濟的文化。慈濟已經走過三十四年,我們的傳統是人本精神,「人」如果脫離人的本分、道德觀念,那就不像人了!現在的人把孩子偏差的行為,都說是「很調皮」,但以前的人則說「真不像人」;不像人,那像什麼呢?
  做人要依循人的本分,要有道德、禮儀、廉恥等等觀念,這是人本的精神,教育本來也是為此而施設,但是看看目前的年輕人,有人覺得他們很好命,其實他們很可憐。因為名義上大家都說要關心孩子、栽培孩子,如何讓孩子的思想獲得開放,但是,卻像蜜中帶毒,因為經過誤導以後,孩子對人倫道德的觀念淡薄、隳壞了,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
  社會是大家的,我們應該要關心下一代的教育,大家都很疼愛自己的小孩,希望子子孫孫能在世間生活得平安、富有。為了過平安的日子,就必須教育好全部的青少年,將來社會才不會紊亂;而良好的教育需要社會上所有的人與大環境來配合,做到老師用心,父母有真誠的愛心,社會有良好的風氣等;三者能配合,教育就會有希望。
  我們不要認為這很難做到,其實,只要大家恪盡自己的本分,世間就沒有困難的事;只要老師盡老師愛的教育,家長盡家長的責任,並匯聚各界人士的愛心,就是清淨的社會了,所以說世間仍是充滿希望的。

淨化人心

  有了目標之後,必須由「心」開始;讓身、口、意三業清淨,當心中無貪、瞋、癡時,自然就會清淨了。三十幾年前,我就說救世要從救心開始;人心不救,世間一定會混亂,所以要先淨化人心;淨化人心一定要投入做人間事,人生的苦難很多,只有接近眾生的苦難,才能一一淨化,所以慈濟志業就從慈善做起,去接觸貧窮的人,輔助、照顧孤老無依的人,讓貧窮孤老、寡婦孤兒等能獲得濟助。
  後來由於社會經濟好轉,人心的貪欲就愈來愈大,講究享受的人也愈來愈多;在這種生活中,人性會慢慢地背道而馳,對家庭、親子、人與人之間的人倫觀念,會慢慢淡化,所以要規畫如何與社會人心打成一片。
  於是我決定再開一畝更大的福田,讓大家來耕耘。我想到世間最有價值的無非是生命,而花蓮最需要的是醫療,於是決定蓋醫院,這需要很多金錢,也因為需要很多資金,才有機會走入社會去勸募,在勸募基金時也去招募人心、淨化人心。
  慈濟的法門不離世間法,凡事要從自己開始,淨化自心,在人群中多付出就對了,所以期待大家要多用心。

愛的世界

  慈濟世界是真善美的世界,也是感恩的世界,我們投入社會的大愛是永遠無窮盡的。在教育上,希望老師們能用愛心投入教育,社會是我們大家的,只要用心負起這分責任,就能為自己的子子孫孫鋪好一條安詳的康莊大道。
  老師們如果真的疼愛子女,就要為下一代設想,唯有教好別人的孩子,自己的孩子才有美好的未來;否則,將來也很難有安穩的日子。所以,愛孩子就要用心教育別人的孩子。
  對學校裡的孩子們,希望各位老師用愛心、菩薩心、父母心來付出關懷;但願我們能用大愛來引航,讓每個孩子的心中都有愛,如此,這個世界將會是最美善的世界。虔誠地祝福你們福慧雙修!阿彌陀佛!
 (節錄自八十九年四月志工早會上人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