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工程師
 
 
  很高興看到這麼多位的準老師們,前來參加靜思語教學研習營。剛才聽到幾位未來的好老師所發的願,真是讓人既欣慰又高興,因為社會的發展,最重要的就是教育,我們的希望也要靠教育,所以教育叫做「希望工程」。教育真是一件很辛苦的事,一定要老師們用心付出許多的愛。

護專校風

  十年前,我創辦了慈濟護專,我的要求很理想化,心中也有很高的期待,希望護專能成為一個培育好人才的搖籃。在我的理想中,每一位來到護專的孩子,我都要為他們的父母、為整個社會負起責任,我要把每一個孩子教育成能在人間扮演多重角色、多功能的人,可以成為很成功的好榜樣,所以我的要求很高。

  當張校長和我面談時,我對她說:「非常高興妳能來花蓮,但是,我期待妳來之後,能將慈濟的精神與文化落實在教育上,我希望這些孩子在護專不只能學到專業常識,還能學到人生的智慧。也就是不只要有職業上的功能,更期待他們具備良能,能將愛心運用在工作上。」

  張校長問我該怎麼做?我說:「『好老師』是最重要的,我希望老師能把教育孩子的重點放在生活上,除了教孩子如何學習專業知識外,最重要的是教他們懂得如何做人,而學會做人,一定要在生活中學習。」

  要學會做事比較簡單,但要學會做人就很不容易,所以重點要放在教他們如何做人?怎麼生活?生活上的學習,包括衣食住行四項都要做到。比如穿衣服,要穿團體服,也就是制服。

  校長擔心很難做到,我說:「應該是可以的,要達成辦學的理想,端看我們要建立怎樣的校風?我想,只要我們將制服設計得很好,學生應該會穿。」

  校長問:「那麼老師呢?」我說:「老師當然也要穿。」我看張校長更擔心了,就說:「凡事要有信心,還沒有做不要先說難,我們在生命的字典裡,不要有『難』字,只要用誠實、誠懇的心來推動就好。」接著,我們談到住,我說:「住的地方要守規矩,晚上要有門禁。」「幾點門禁?」當時學生還沒有宿舍,都住在醫院裡,而醫院的門禁是晚上七點半。

  我們不讓孩子們在外面遊蕩,十年後的現在,我們已有學生宿舍,也還是有門禁;現在的門禁是晚上八點半,他們都很守規矩,也穿著制服。不過,剛開始的時候真的很辛苦,尤其是第一年,學生常常想盡辦法要推翻衣食住行的規範,我也想盡辦法來預防。

腳傷的因緣

  記得是在十年前的一個冬天,我們做冬令救濟的時候,當時大家在整理、捆綁救濟品,我也在幫忙包裝。突然有一通電話打進來說,護專有緊急的事要我去一下,我一聽到有緊急的事,就趕緊放下身邊的工作;因為那時候護專學生常常有緊急的事,讓我很擔心。由於我一心急著出門,倉促間不小心扭傷了腳,儘管如此,我也無心停下來檢視,還是趕著出去。沒想到這一扭傷,迄今已十年了,如今不論是走路或站著,腳都還會痛,所以我天天都要做復健。

  昨天,我聽說慈濟玉里分院有一位很用心的同仁是某某人時,心裡覺得很溫馨,因為那一次的緊急事件,就是由她而起的。她很愛漂亮,最愛穿花花綠綠的衣服,所以看到她就常常讓我起煩惱。後來,她畢業開始當護士,我常常在她們下班時,在大廳門口碰到她,她總是穿得很時髦,衣服一邊高、一邊低,什麼型式的衣服她都穿。

  不過,我們曾在一個愛的大環境裡,給過她愛的種子,因此相信有一天種子會發芽、茁壯、成長起來。果然不久之後,她開始慢慢地自我轉變,成為資深護士後,又升為護理長、督導,職務一級一級地晉升,醫院裡所交付的責任,她都能一一扛下來。

  後來,她嫁給新加坡人,婚前她開給先生及婆家的一個條件是,婚後一定要讓她住在臺灣,所以現在他先生住新加坡,她住花蓮;她說因為自己是慈濟培養出來的孩子,慈濟一天需要她,她就要為慈濟做一天的事。她現在好乖,很勇於承擔,很有慈濟人的氣質,而且每天早上六點半就陪著醫師下鄉義診,每天喔!九點以後再回醫院開診。

  昨天玉里分院的人跟我說,最近醫院的病房又增加了,她就搓湯圓去敦親睦鄰,她會自己端湯圓,挨家挨戶跟人家結好緣,真的「很慈濟」。昨天聽他們這麼說,我覺得這個孩子已經很像「師姑」,會主動去照顧人了。如今,每當腳很痛的時候,我就會想起十年前的這件事,想到教出來的孩子那麼有承擔,即使腳扭傷了,仍覺得很值得。

  教育就是要像這樣,只要我們用很誠懇的心去付出,將來收到的回饋,比起我們所付出的,不知會超出多少倍呢!

靜思語要先用在自己身上

  我聽到好幾位未來的老師都說,想到要開始進入學校實際教學,都很惶恐、很擔心。老師們,不要怕,只要你們具足愛心,就是野牛也會變成綿羊。這三天來,有很多資深的教聯會老師在帶領你們,他們對「用大愛」來「引航」學生都很有經驗,你們可以多請教他們,有些老師以前對待野牛,動不動就是給他「五百」,但野牛的改變並不多,如今野牛在他們愛心的引航下,卻真正成了溫馴的綿羊了。

  靜思語教學就是愛的教育,老師們從事靜思語教學,要先自我教育,教育好自己之後才能教孩子,如果自己沒有先實驗,要如何運用在學生身上呢?有一位以前會打學生的老師,就是用「靜思語」先自我教育,學到了「理直氣和」。有一次,一位學生不乖,他非常生氣,就高高的舉起手,準備要打下去的一剎那,突然間清醒了,他想起「理直要氣和」,於是用力舉高的手變軟了,本來是要給「五百」的,後來變成了可愛的「手語」,他用手把孩子環抱過來。

  這個孩子本來也已擺出架勢準備接招,沒想到老師卻突然變招了,他被老師這一擁抱,竟也慚愧地抬起頭說:「老師,對不起!」教學因而有了圓滿的結局。這就是老師從事靜思語教學時,先以「靜思語」教育自己的妙用,哪怕有的時候會突然忘掉了,但是只要常用就會產生連結,好的念頭就會隨時靈光乍現。

  最近我常說「捨一得萬」,就是能捨一分,就能得到一萬分「愛的回饋」,這分愛要很純真,不是為了在學生身上得到回報,如果想得到回報,就不是清淨的心,無法得到無量的功德。因為想在學生身上得到多少,就是有量有形,而有量有形不叫功德。

功德的涵義

  「功」就是內能自謙,是自己對內的修養,當自己內心的修養能做到很謙卑時,就叫做「功」;「功」這個字,是一個工、一個力組成的,也就是要我們由內心開始,要很用心下功夫,才能得到內在的涵養。

  「德」是表露在外的形象,也就是舉足動步、舉手動口讓人家看到了,都能從內心生起敬愛之心,不會讓人感覺害怕。剛才有位老師說,他從小就怕老師,怕到長大。其實,老師不是要讓人害怕的,老師是要讓人敬愛的,如果我們想要受人敬愛,那麼內涵及內修的功夫就要好,加上待人接物的形態能被肯定,別人就會恭敬你、愛你。像這樣,對內能修養自己的內涵,對外能受人肯定,就叫做「功德」。

  我想,在座每一位老師對教學都有理想,我們的理想是能真正地為人師,而不是只做經師,只會教書,應該要做「教人的老師」。要教人,自己就必須先具足優秀的人品,如果自己都不像個人,那麼要如何教人呢?而一個真正的人,就要具足做人的條件。

覺有情

  做人的條件是什麼?在慈濟,我們說是「談情說愛」,談的是「覺有情」,覺悟的感情,說的是「大愛」。能覺有情就是菩薩,我們常說觀世音菩薩是倒駕慈航,其實,不只是觀世音菩薩,而是所有的菩薩,包括釋迦牟尼佛都是倒駕慈航來人間的,為什麼呢?因為他們不離眾生,與眾生有一分難斷的情,他們是來人間度化眾生的,這就是「拉長情、擴大愛」,我們有談不完的綿綿長情,說不盡的廣大的愛。

  老師也要像菩薩一樣,要做人師,對學生要如對自己的孩子般。你們經常唱的「老師心,菩薩心」這首歌,不只是可唱、可聽、可比手語、可看,其實,最重要的就是可以做,那些歌詞看起來好像很深,但只要老師們能用心體會,都應該可以做得到,希望你們把老師心化為父母心,把學生當成自己的子女,我想這就是覺有情。

  各位老師,燭燈有形,但心燈無形,一個有形有量,一個無形無量,但願各位老師從現在開始,將心燈點燃。教育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所以叫做「百年樹人」,但只要用愛心、耐心去做,雖然很辛苦,卻會充滿希望,充滿神聖的使命感,但願我們彼此互相勉勵,為未來的下一代付出我們的大愛,祝福大家福慧雙修,阿彌陀佛!

(節錄自八十八年八月證嚴法師對師範院校應屆畢業生參加靜思語教學研習營學員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