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分事,做就對了!
 
 
  慈濟護專畢業的學生在全省各處口碑都非常好,她們在自己工作崗位上的表現都很優秀,還將愛與關懷帶進醫院,很多大醫院的主管都說:「我們只要聽到是慈濟護專的學生,都一定會優先錄用,不需要經過特別的介紹。」因為他們對慈濟護專都很有信心。
 
創辦護專的本懷

  創辦學校都是有期待也有祈望,我們創辦護專祈望的是期待能作臺灣教學的楷模。當初護專會設在花蓮,首要目的當然是為了東部的少女。東部地方缺少職業學校,也缺少就業的機會,早年許多原住民少女常常被賣到西部,所以我想在這裡辦一所屬於女孩子的學校。再加上慈濟醫院成立以後,也缺少醫護人員。因此希望能辦一所護校,一方面培養具有菩薩精神的護理人員,讓這些純真、純潔的少女用愛來關懷病患,一方面也幫助她們增加就業的機會,這就是我們創立這所學校的目標。

  我們教導學生要從哪裡教起呢?要從心教起。心雖然無形,但是從儀態中就能表達一個人的心態,所以我們要從看得到的儀表來導正學子們的身、心、儀態。現在的孩子有許多是怪模怪樣的,很難教。護專有些學生剛入學的時候,有染頭髮的、有穿木屐的,看了真令人擔心。因為他的外形表現出怪樣子,就表示他的思想、理念、心態、方向已經有了偏差,這時,我們的責任就是要輔導、矯正他。

  記得第一次和護專張校長見面時,我對張校長說,我們辦這所學校的理念,是希望能有個像白衣大士修行的菩薩道場,讓教育出來的學生,每個人都充滿慈愛的白衣大士精神,我也要求我們的學校要建立校風。因為教育不是只給孩子工作的常識而已,最重要的是要讓孩子知道如何生活,懂得在衣食住行上提高生活的品質。

靜思語教學

  暑假期間,有兩組老師同時到國外去推廣靜思語教學。一組是到北美,跟北美華文教育學校的老師一起分享靜思語教學的成果及心得;另外一組是到亞澳,兩組老師同一天出門,前後一天回來,帶回來許多很好的心得。他們自掏腰包、無怨無悔地奉獻,為的就是將慈濟大愛的精神和靜思語教學推廣出去。

  美國的慈濟人很認真,他們不只四大志業跟得緊,對當地的教育也很用心,所以現在每一個分會、支會,都在積極推動人文教育,這些老師才一回來,當地很快地就回應過來,表示對他們的幫助非常非常的大,他們想像不到老師們的教育理念是那麼從善如流,都被這些老師所感動。就像老師們陪慈青到北京時,那邊的學生也不太相信臺灣有這麼好的學校,能擁有懿德媽媽無怨無悔的關愛和照顧。  

  我們這些老師在國外的表現,讓他們感覺很不可思議,因為這些老師並不是在同一所學校任職,而是分布在臺灣的北、中、南各地,來自不同的學校、不同的地區、生活背景也完全都不一樣。臺灣雖然很小,可是南北文化並不相同,教育方式也不太一樣,他們聚集在一起即能說、能唱、能比,展現出多功能的慈濟文化。

  老師在每一場演講上台前,會先比手語、唱歌,再心得分享,還把在臺灣教學成果展的資料也帶過去,他們每到一個地區,就會自動先將這些文字化、圖案化的教學成果布置起來,讓大家看到我們這裡的老師與學生間的互動,再分享對學生教育的經驗談,包括如何輔導又牛又皮的學生,怎樣把孩子的家庭也一併帶動起來等,故事都非常精彩。新加坡和馬來西亞的督學在感動之餘,甚至對與會的老師們說:「希望大家要用心地向臺灣來的老師學習靜思語教學。」所以那裡也已經在進行靜思語教學了。

  現在國際間有很多慈濟人為了社會、人類、地球,每一個國家的慈濟人都在動、在做。遠赴北美推廣靜思語教學的老師們提到:美國的慈濟人跟臺灣的慈濟人沒有差別,送機的是這一群人,接機的也是這一群人,穿的、說的、表情都一樣,真的有天下大同的感覺。他們發揮大愛的精神與臺灣慈濟人沒有兩樣,反而更積極,所以前幾天兩組出國的老師回精舍來,都說:「海外慈濟人對師父的一句話,都能刻骨銘心地用在生命中。」又說:「他們很追求、渴望知道慈濟的每一件事,還有師父所說的每一句話。」

靜坐事件

  國外的人對慈濟都很尊敬,我常常看到新加坡、馬來西亞、香港或是加拿大、美國的報紙都以大篇幅來報導慈濟,他們的報導皆認為慈濟是華人的榮譽。但是在臺灣,卻往往把這些能淨化人心的好訊息拋棄掉,而喜愛報導不好的訊息。例如醫學院曾經發生學生靜坐的事,每一家報紙都刊登了。

  要知道我們學校一向將人文課程列為主修,這是經過教育部允許的,教育部也很期待慈濟能加強人文教育,因為現在社會上一般的教育就是缺少人文教育,所以我們以慈濟大愛的人文精神來開課,是教育部所同意和鼓勵的,因此我們當然要將人文教育列為主修課。

  校長很過意不去,我淡然地說:「校長,孩子如果只是為了選修或主修人文教育而靜坐,這不是你的錯,我會支持你的,你不要為了這樣的事而退讓,因為該做的事就要堅持原則,每個學校要有它比較特殊的課程,人文課程應該是慈濟教育的特色,所以我們還是要堅持。」

  校長擔心地說:「可是慈濟三十幾年,大家一向都很肯定,為了這件事情,明天可能會見報。」我說:「如果只是為了這樣就見報,也沒有什麼,不要太在意。」果然第二天每一家報紙都刊登了這件事。

  事隔三天之後,有一位同仁回來,遇到某報熟識的記者。記者對他說:「我好高興、好過癮。」他問:「什麼事?」記者說:「我等著抓慈濟的把柄,已經等了五、六年了,都抓不到慈濟的漏洞,你知道我這次一口氣寫了幾篇嗎?五篇。而且這五篇寄出去,每篇都被採用。」

  我聽了覺得可憐又可悲啊!人性為什麼會這樣不喜別人被讚歎,看不得社會上有好團體呢?校長擔心聯招快到了,會影響到聯考的登記。我說:「不會,我們要感恩,因為來得正是時候。」

  一向很少人知道慈濟有人文教育課程,現在正好讓所有的家長知道,自己的小孩是否要送到重視人文教育的學校?選填志願的學生也會有心理準備。所以我說:「要很感恩他們替我們宣傳,說不定很多人還不知道有慈濟醫學院呢!」報紙一刊登出來,很多人終於能瞭解慈濟的教育方針,也明白慈濟教育的特色了。

做就對了

  三十幾年來,我問心無愧,所以安然自在,我的目標是「本分事,做就對了!」這就是我的人生哲學和理念,不為什麼,只為苦難的眾生。要知道天下會有災難,其實都跟人心有關,很多事情都是由心造成的。佛陀說:「萬法唯心造。」很多事情的發生都是人心的造作,所以我為了要淨化人心、祥和社會、祈求天下無災難這三件大事,只好不管別人是讚歎或是毀謗,只要問心無愧,做就對了。

  現在問題青少年的年齡不斷下降,實在令人擔心,不過現在全省有一萬多位慈濟教師聯誼會的老師,只要每位老師都有「老師心、菩薩心」,彼此心心相連,目標共同,我想這個社會應該會很好。

  社會是以家庭為本,國民為本,如果國民教育教得好,國家基礎才能穩固,社會才能很安定。最近看到報紙上都是小人物犯大案,連小學生犯的案都驚天動地,這實在是教育的問題,所以老師們,要安邦定國,就需要老師們把國民教育的基礎打好來,希望你們用媽媽的愛心、菩薩的智慧去照顧學生。

  總而言之,臺灣真的很有福,能風調雨順、物豐民富。在臺灣,只要大家能安分守己、提起愛心,我想臺灣就是一塊淨土。其實,臺灣的土地並不大,人口也才兩千多萬人,像教聯會已經有一萬多位老師,一個老師教育四、五十個學生,不就有四、五十萬個家庭間接接觸到老師的教育嗎?如此推算下去,要淨化人心有什麼困難呢?應該是沒有困難。

  所以,我們「做就對了」,這是我的哲學觀,如果什麼事都等準備好再做,那就慢一拍了,我認為因緣、時間都是不能等的,只要認為這是對的,就要及時去做,做就對了。

  因為我們的生命不能等待,曾有一位教授提起他的父親和母親。有一天早上,父親起床時,發現平常都很早起床的老伴,怎麼六點多了還沒起床?於是就自己到外面去走一走,回來再去叫她時,才發現她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斷氣了。本來昨晚還睡得好好的,天亮後就起不來而從此長眠了。我問他:「你媽媽是什麼病?」他說:「很有可能是心臟顫動。」這種不規則的顫動一發作時,想叫也叫不出來,很快就走了。

  生命就是這樣危脆,所以還等什麼呢?大家在將近年關時,都說:「過年關,過年關。」其實,應該是過秒關。一天有八萬六千四百秒,一秒一關,秒秒在過關,哪一秒不規則的顫動發作就去了,所以說生命不能等,理想的推展更不能等。

  我們確立人生的方向以後,就要馬上去做,沒做日子就白過了,希望老師們既然來到這裡,就要好好用心地體會,也歡迎你們真正投入慈濟核心的工作。祝福你們!

 (節錄自八十七年九月上人對教師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