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待學校是培育慧命的搖籃
 
 
  看到大家如此踴躍地齊聚一堂,深深地感恩這逆境中造就的「福緣」。

付出無所求

  兩年多的時間,許多慈濟志工出錢出力,投入希望工程。曾經有一位慈濟志工,本身在新竹科學園區工作,有一次在學校搬遷後,拆卸組合教室時,不慎從高處跌了下來,嚴重傷及脊椎,所幸受創的神經尚能保持功能。他是位科學家,更是個文人,為了希望工程如此投入,讓我很心疼,也非常過意不去。
  還有一位慈濟人,本身患有糖尿病,末梢神經比較遲鈍,沒有痛覺。投入希望工程中不知不覺踩到了釘子,直到回家後才發現,釘子竟已穿透了鞋子,刺傷腳底。因為糖尿病患有了傷口很難癒合,若治療效果不彰,可能要截肢。我不忍心他為了希望工程失去一隻腳,趕快請他住進慈濟醫院,接受許多愛心醫師細心、耐心的治療。
  相信大家並不認識這些付出無所求的人,他們也並非為了要出名、要讓人家認識他,只知道這是慈濟的使命,盡心盡力地付出就對了。
  在我們援建的五十所學校中,東勢的中山幼兒實驗學校是最後的一所,這個校園由慈濟的慈誠隊全權負責。各位不要以為慈誠隊們不夠專業,我去他們辦公室時,看到牆上掛著一張張的執照,不論是鐵工、板模工等等,個個都是專業的人才,他們還告訴我:「師父,您不知道嗎?這裡臥虎藏龍!」
  不但如此,投入希望工程中的,還包括醫師、教授及各行各業人才,所以,九二一過後,我發現台灣真美,美在哪裡?美在付出卻無所求的人真多。
  我常說:「前腳走,後腳放。」我們從不因這些學校是慈濟援建的,就對學校或校長、老師有什麼勉強或要求;假如真要說有所求的話,只期待每一所學校都是培育慧命的搖籃。因為學校是社會的希望,是以「大愛為梁,智慧為牆」建構的精神殿堂。

以培育慧命為使命

  智慧與知識絕對不一樣,光有知識仍有可能會造惡,也有可能會犯法。我常說教育並非只讓孩子學會考試作答,或只有知識的成長,最重要的是要教導孩子生活的智慧。生活的智慧很重要,生在人間,如何做一個守規矩的好人?這就是生活教育。
  有一天我到慈濟小學,一位老師告訴我:「有一群工人在校門口旁邊抽菸,我就問他們為什麼要走這麼遠來抽菸?工人說:『我們不敢在校園裡抽菸,被你們的孩子看到會被糾正。』」
  原來有一次,工人一邊嚼檳榔、抽菸,一邊工作,孩子看到慈濟人鋪好的連鎖磚和草坪遭到污染,就一直跟著看,最後忍不住責怪起他們:「你們為什麼來搞破壞?」看到他們嚼檳榔,又說:「我們的山都被你們吃成土石流了,你們還在吃檳榔!」
  被那些純真的孩子義正詞嚴地指責一番,這些大人都無以反駁,如果忍不住要抽菸,只好躲到校外偷吸兩口。
  所以,孩子的善性都是可以被啟發的,期待我們所有的校長、主任、老師們,都提起教育孩子的使命感,如果人人都有使命感,大家就會把教育當成「志業」,時時恪盡職責。
  有人問我:「師父,您為何都說志工?不說義工?」我說:「義工只是義務性質,有空才來做,不一定會投入。而志工卻是在生命中立下志願的人,這就是使命。」
  有許多慈濟人付出無所求,即使做到受傷生病,也不讓別人知道。他們一心只想到兩件事,一是、我一定要把希望工程做好;二是、我若出意外,就會對不起師父。所以在做事的時候受傷了,他們反而會安慰我:「讓師父操心了,對不起!」
  就以這次中山幼兒實驗學校為例,參與的慈濟人都非常感恩能投入,認為有機會在歷史上留下腳印,很歡喜,如此就堪稱為「志工」。他們已經在生命裡融入志願,用生命利益眾生,為人間的教育打造希望殿堂。

用心關懷,用心帶動

  生命的教育不能等,為善的腳步也不能停,在國際賑災方面,印尼年初時發生大水災,有些地方一個多月積水未退,當時水深及腰,垃圾浮在馬路及屋前屋後,死去的動物泡在水中,人卻還在水裡洗碗盤、洗衣服、大小解……。看到這種景象,真是令人不忍。
  我告訴印尼的慈濟人要三管齊下──抽水、清除垃圾、馬上消毒。經過大家的努力,工作進行得很順利,連軍人、軍車都動員幫忙清運垃圾,當地的慈濟人,也動員一千九百人投入災區清掃,同時噴灑消毒,緊接著更要動員當地人醫會舉辦義診。
  普天之下,哪裡有災難、困難,我們都要去關懷,更要去帶動。就如此次印尼水災,當地慈濟人完全沒有向台灣本會求援,只是回來聽取一些精神理念,回去帶動就號召了許多人力投入。當地企業家也向政府及民眾呼籲:「台灣的證嚴法師這樣關心,我們自己是不是更應該有所行動?」這些呼籲影響了當地政府,趕緊採取積極行動。

息息相關的生命教材

  期待我們的教育也像行善的腳步一樣,不只局限於狹小的範圍裡,老師們可以將視野拓寬,提供國際間的苦難訊息來教育學生,培養他們的愛心,因為孩子的善念必須要從小培養。
  我常常收到小孩子給的撲滿,他們會說:「師公,這給您救阿富汗可憐的孩子。」阿富汗因為戰爭,造成好多的孤兒。有一個五歲的孩子,已經是家裡的戶長,媽媽死了,爸爸離家不知去向,五歲的他在白茫茫的雪地裡,要照顧三個弟妹,談何容易?
  還有一個六歲的孩子,站在矮矮的帳棚前,雙手交叉在胸前,用充滿仇恨、不懷好意的眼神,斥問前去關心的人:「你要做什麼?」為什麼會這樣呢?因為他的爸爸戰死了,媽媽病了躺在帳棚裡,才六歲的他,就要保護自己的家。
  面對這些苦難的人,我常說要用愛去「膚慰」他們,這分「膚慰」是有更深刻的意涵。因為我們對這分切膚之痛感同身受,所以我們伸出雙手,敞開胸襟,給予他們親切的安慰。
  這就是佛教所謂的「人傷我痛」、「人苦我悲」。普天之下的眾生,都生活在「同一片藍天所蓋,同一片大地所載」的地球村裡,即使呼吸的空氣,也是同樣的空氣。
  所以,我對印尼的一些企業家人說:「不要以為自己的家沒淹水就沒事。若是水退了,太陽一曬,成堆的垃圾就會繁殖病菌蚊蟲,傳染病一旦流行,有錢人同樣會被傳染疾病。」
  有位印尼的老企業家聽了也說:「對!我也曾感染登革熱。」但是他因為有錢,馬上就被送到新加坡,接受最好的治療,若是大部分的貧民染上傳染病,那該怎麼辦?
  印尼在水災後,登革熱已經開始蔓延傳染了,所以我們趕緊聯絡當地的人醫會舉辦大型義診,這是慈濟善心醫事人員的聯誼會,專為貧民義診。台灣、新加坡等地的人醫會成員也都整裝待發,準備隨時支援,他們還說:「感恩師父讓我們有機會行善。」還有馬來西亞地理位置更靠近印尼,當地志工也會出動協助打掃或支援義診。
  這次印尼發生災難,我們發動五個國家的人醫會同時投入,這是醫師的大結合,哪裡有災難,他們就會去那裡付出,因為醫師的使命是救人。

視教育為志業

  醫師搶救「生命」,我們的教育是搶救「慧命」。在台灣許多孩子不相信世界上有人沒東西吃,他們雖然讀書讀得很辛苦,其實都很幸福。要讓他們明白這個道理,就要學校一起達成共識,譬如提供世界各地的苦難實況讓孩子們去體驗,方式很多,用錄影帶、相片,或是請參與賑災的慈濟人到學校現身說法都可以。讓孩子感受到別人的苦,因而生出「惜福」的念頭,就能啟發他們的愛心。
  佛陀的教育,是從「苦」開始,人不知苦,就不知幸福。所以讓學生眼見耳聞世間的苦難,他們就能「知苦」而「惜福造福」,也才會更認真用功讀書。
  孩子是可教的,端看我們創造什麼樣的環境,讓孩子接受教育。
  千萬不要以為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國外受教育就好了,送到國外,孩子與家長分居兩地,如同腳踏兩條船,生活很不穩定。
  也許有人會說:「我的孩子教好就好了,別家的孩子不關我的事。」這種觀念是不對的。孩子沒有受到良好的教育,別人的孩子如果學壞,我們的孩子,也很難在這個社會上安居樂業。
  總而言之,老師們要以父母心看待學生,期望自己的孩子有什麼成就,就要期望自己的學生有同樣的成就。我常說:「要用菩薩的智慧對待自己的孩子,用父母的愛心對待普天下的孩子。」教育工作者正是在搶救慧命,所以責任很重大。
  但願教育工作人員都能培養出有使命感,視教育為「志業」而非「職業」。感恩大家,期待我們大家攜手,共創有希望的教育,祝福大家!

 (節錄自2002年3月16日希望工程團拜上人開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