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啟大愛
 
 
  教師聯誼會安排老師們利用假期到醫院做志工,並不是醫院缺人手,最重要的是要老師們親自來體驗,多看人生、多深入生命中的劇本。平常我們看小說、電影或電視時,不論小說寫得再好,或電視、電影演得再生動,卻總覺得離自己很遙遠。

恆心難持

  其實,小說或劇本裡的主角並沒有離我們很遠,他們都在我們周遭,我們經常可以走進他們的故事中;就如老師們在醫院裡做志工,或是去居家關懷,或到監獄裡所看到的人生,就是活生生的故事。

  在醫院裡可以看到無常和生命的脆弱,也可以看到為人子媳本該怎麼做,以及沒有盡到那分責任的憾恨。當看到有人對父母不孝順,旁觀的志工們心裡總會覺得「不應該!不應該!」也會反省自己以往是否曾這樣對待自己的父母親?一般人在反省時,都會覺得很慚愧,也會有「回家後一定要好好對待父母」的決心,他們都會許下 願望:「我一定要做到!一定要做到!」

  但是回家後,可能剛見面時,會對父母說:「爸爸、媽媽,我以後會對你們很好。」但是能持久的有幾人?因為大家都還是凡夫,凡夫就是反反覆覆,所以很快的就會放鬆這分心願了。老師們,生命中的劇本都是要自己寫,也要自己上臺演,所以,我們要時時刻刻自我反省。

  大愛該怎麼做呢?不只是靠自己,平時還要多看看別人的劇場,所以可以天天打開大愛臺,讓家裡的每一個人都走入大愛的世界。因為光一個人要做實在很難,一齣戲也不可能是一個人演的,我們可以把家裡的大愛臺打開來,天天學習、反省,這樣天天都會有感動,但願家家都有大愛的劇場,一家人都有生命中的好劇本,都能圓 滿地在家裡演出「幸福家庭」的劇本。

燈傳燈

  老師們,你們每天在唱「老師心、菩薩心,愛之深,教之切;老師心、菩薩心,燈傳燈,心連心;大慈悲為室,柔和忍辱衣,諸法空為座,處此而說法。」這些都要用心做到,把這分「心的光明」帶回學校去,成為一個火種老師,去點燃每位學生的心燈。每位老師大約教四十名學生,所以點亮自己這一盞燈後,就等於四十盞燈同時也跟著點亮了,每一盞燈還可以點亮他的家,待家家光明時,社會就會光明了。

  因為世界很黑暗,很需要有你這一盞明燈,所以老師們要「燈傳燈,心連心」,不斷地連下去、傳下去,還要穿柔和忍辱衣。

  不是穿教師聯誼會這件衣服叫「柔和忍辱衣」,其實柔和忍辱衣是在日常生活中就要穿,與「慈濟面霜」是同樣的道理,你們在日常生活中的言行動靜,無不是「柔和忍辱衣」。有位老師說:「回家以後脾氣又來了,又會與家人產生爭執,家人難免就會反駁:「怎麼了?參加慈濟還這麼缺乏修養。」

  同樣的道理,假如老師在學生或同事、朋友面前,脾氣都改不過來,那麼就算穿著慈濟的制服也沒有用。如果能在聲色上好好表達,這件無形的柔和忍辱衣就永遠不用洗,也不用替換,卻能永遠都很美、很新。所以,各位老師,「柔和忍辱衣」就是指日常生活中的言語、動作要柔和 。

大慈悲為室

  平日一切的形態中,還要以大慈悲為室。

  世間上唯有愛的力量最大,但愛不是用說的,而是要把它表達出來。我曾說過「心力」很大,「一念惡心起就能毀滅一切,一念愛心起就能成就一切」,所以要好好的培養愛心,這就是我時常說「以佛心為己心」的意思,是勉勵大家要有佛陀的慈悲心。只要把凡夫心去除,換成佛心 ,就是以佛心為己心。

  發大慈悲心時,要有力爭上游的勇氣和決心,一般來說要向下游較簡單,要往上游就要有一股力量,這股力量就是毅力和衝力。現在社會上有很多地方都讓人覺得很無力感,不過,老師們千萬不要真的放棄,因為很多希望都寄託在老師的毅力和勇氣上,希望老師們能好好地投入,其實孩子並不難教,只是要看老師有沒有盡心而已 。

  希望老師們在這裡學習這麼多天以後,能把過去的心結一一解開,從今起不要再有心結了;也希望老師們這幾天來的收穫是終身的,而不是只有這幾天而已。如果想要有持久性,就要常常回來接觸、洗鍊,就算路途遙遠不能常來,還有大愛臺在你的身邊,只要一打開它,慈濟就會在你的生命中,大愛就會在你們的身邊,尤其是在你們的家中。

  大愛臺從每天早晨六點,一直到夜晚十一點,這麼長的時間都有慈濟節目,請老師們多邀家人好好地在大愛中,在互相叮嚀、勉勵的環境下,不斷地培養慈悲心,讓愛永不熄滅。

小人和白馬王子

  剛才有一群很可愛的小朋友,在背「太陽光大,父母恩大,君子量大,小人氣大」。讓我聯想到幾個月前我到臺北,有一個五歲的小弟弟,拿了五個撲滿來,他很恭敬地頂禮後,我指著撲滿問他:「這個要做什麼的?」他說:「給師公蓋醫院,救可憐的人。」我問:「你怎麼有『錢錢』?」他說:「爸爸、媽媽給我的。」我問:「爸爸、媽媽怎麼會給你錢呢?」他說:「我背靜思語。」

  原來他是看電視學靜思語,於是我要他背給我聽一聽,他就背:「太陽光大,父母恩大,君子量大,小人氣大。」等他背完以後,我再問他:「你是君子還是小人?」他說:「我是小人。」我說:「你怎麼會是小人呢?小人是壞人。」他聽了卻說:「不是,爸爸、媽媽是大人,我是小人。」我說:「不對!不對!小人是壞人,是說話不算話或說謊的人,才是小人,你是君子。」他立刻說:「不是,我是白馬王子。」好天真 、好可愛的應答。

  老師們,這個孩子才五歲,由於是自己在電視裡學到靜思語,沒有老師的講解,才會不懂得其中的意思,所以老師們在教孩子的過程中,一定要多用一點心,雖然靜思語很淺顯,但孩子們不一定能明白其中的含意。這個孩子還以為長輩是大人,因而自然地聯想成小孩就是小人了,小孩子的心非常單純,所以教靜思語時,要給孩子 一個很清楚的觀念。

施工和往生結

  有一次我到臺北時,正巧有一個廣播電臺報導,有一條路因為「施工」的關係堵車了。當時一位幼稚園的小朋友聽到廣播,就趕快告訴媽媽:「媽媽,媽媽,師公已經來臺北了。」媽媽問他怎麼知道的?他說:「剛才廣播說因為施工的關係,路上就堵車了。」後來當他的媽媽來看我時,正巧如孩子說的,師公來到臺北了。

  還有一個孩子,有一次看到隔壁有人去世,就回家對媽媽說:「隔壁的婆婆死了。」媽媽糾正他不要說「死」,要說「往生」。幾天後,這個孩子要去上學,媽媽看到他正在綁鞋帶,就對他說:「不可以這樣綁,這樣會綁成死結。」孩子趕快糾正媽媽說:「媽媽,不能說『死結』, 要說『往生結』。」

  老師們,面對這些純真的孩子,教學時應該是很快樂的事,尤其越小的孩子心越純真,他們所說的話,常常都能啟發我們的智慧。因此不要看他們還小,小孩子的話也要很認真地聽,而且我們說話要多用心,因為說不定大人說的話,在孩子小小的心靈裡,會有不同的解讀,這些都足 以警惕我們。

靜思語教學

  慈濟人經常做別人認為不可能做到的事,而且很多事我們都做到了,這是因為心中有愛,因此只要心中有愛,就沒有做不到的事。

  靜思語教學已經推動這麼多年了,儘管常聽到老師們表示運用靜思語教學有了很好的成效,但是因為校方不認同,甚至反彈,所以老師就要想盡辦法來教,因此都不明說是「靜思語教學」,而用「好話教學」來代替。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大家都很肯定靜思語教學,甚至不只在臺灣推動,事實上國際間也已推展開來了。

  例如馬來西亞的教育局督學,也很肯定、認同靜思語教學,再過不久,馬來西亞及新加坡都要將老師組織起來,一起來臺灣觀摩靜思語教學。很感恩老師們出國做靜思語教學交流,從北美、亞澳回來後,緊接著又去香港,來回的車馬費全都自理。像這樣自己花旅費去推動靜思語教學,如果不是真誠的愛,誰能做得到呢?真的很感恩慈濟人能自動自發出錢、出力、挪出時間,為社會、為教育而付出。

  慈濟世界真的很美,慈濟人都是人間的活菩薩。我們大家都有使命,你們是面對社會教育的使命,我是面對芸芸眾生教化的使命,希望大家並肩攜手,努力走進這條菩薩道,不要失掉上求下化的菩薩精神。像現在老師們不斷地來這裡進修,這就是上求;下化,就是將所學的用來教育學子。

  謝謝老師們幫我將靜思語的精神推展出去,同心一起淨化人心,讓我覺得我們的社會很有希望。虔誠地祝福各位老師天天福慧俱增,職業、 志業平行,祝福你們!

(節錄自八十七年九月證嚴法師對教師開示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