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暑假慈濟教師培訓學佛營
心得分享 
遠勝萬有引力的吸引力---愛
 
張鈺青 桃園縣瑞塘國小

「回家的感覺真好」!

為什麼會這樣說呢?因為我是慈濟大學第二屆公衛系的學生,每次回到花蓮我都會覺得有回家的感覺,甚至別人問我是否家住花蓮?我都會說「是呀!我是花蓮人。」因為每次回到這裡,總是會看見我的慈誠爸爸、看見很多慈青營隊的爸爸媽媽,也感覺非常驚喜,會遇到老師、同學,甚至我對花蓮的認識比我的家鄉楊梅更加的了解,在楊梅我只知道上班的路,其他路都不知道,可是在花蓮不一樣,花蓮真的是我的家鄉,從慈大畢業到現在有八年的的時間,我也曾經有一段時間不夠精進、不夠發心,就在去年暑假回來參加靜思語教學研習營的時候,一段自由活動時間,看見上人好歡喜,飛奔過去向上人頂禮,可是更感動的是上人看見我,竟然記得我這麼渺小的人,他告訴我:「自己學校畢業了的孩子,當老師為什麼不回自己的學校教書呢?」上人這句話輕輕的說,我卻重重的聽,牛頓的運動定力曾提到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慈濟給我種種愛的作用力,上人輕輕的話喚醒了我的反作用力,就是『我該回饋了』!」


寒假參加培訓營圓緣時,大家在講經堂由常住師父發結緣品「福慧珍粥」,當下我哭到不能停,那種哭和往常見到上人的哭完全不同,那時候講經堂中播放祈禱的音樂,看見常住師父關心大家在過年期間來參加培訓營,我心理的感動是「頓悟」,所以我沒有辦法停止我的眼淚,我一直哭,別的老師不知道為什麼,因為又不是見到上人,只是常住師父發福慧珍粥有必要這麼感動嗎?可是那是一種「痛徹」,這八年來我曾經不精進、不發心、不用心,可是常住師父對我沒的愛從來都沒有停止,從我進入慈大就受到老師們、慈誠爸爸、懿德媽媽、師父們很深很深的愛,可是我們都覺得一切都很自然,因為這裡是慈濟,我們常常會挑下午三四點回精舍,因為這時間回去師父都會親切的招呼我們吃點心,真是很不應該;可是,我們都覺得好自然喔!師父本來人就是這麼好啊!每年學校跑十公里跑回精舍,沿路想的都是我要趕快跑,不是想要得名,而是師父早就準備好水果點心等我們,我們上通識課回精舍,知道我們有多幸福嗎?之前有一片甘蔗園,學生站在甘蔗園中,常住師父削甘蔗給我們吃,削一節我們啃一節,吃完了師父就繼續的削,我們當時覺得一切的一切是如此自然!因為師父就是這麼的慈悲,從來沒有想過我們何德何能享受師父們的這份愛。不只是師父就連學校老師、系主任,都認識學生並叫得出名字,也了解學生的狀況,同學有困難他私下幫助,同學考研究所,他比同學還著急,還積極的當幫忙蒐集資料、寫推薦函,老師知道我畢業後要考師資班,老師常常打電話到桃園,不段地鼓勵我要加油!


老師、常住師父、爸爸、媽媽,永遠關懷著我們,可是我從來沒有發覺,直到寒假常住師父的福慧珍粥、常住師父的愛心,我真的是「頓悟」了。突然間,腦中想到「享福了福,福盡悲來」,我一直都在享福,我的悲是不是很快的就會來?所以開始我開始積極參與社區的環保,以前我總是找藉口作為自己不精進的理由,但是真的不能在等了,尤其這次回來遇見宗教處的家芸學姊,也看見所有的慈青學長通通都回來了,我希望下一個回來的會是我,因為這裡是我的家。